黑发猫妖

[未授翻]There was something about Steve Rogers 5 (中)

Like fish in the sea:

他胸口的黑洞越来越大,马上就要把他整个吞下。

 

他听到Tony在他身边咳嗽了一声,他慢慢低下头对上他的视线,Tony的眼睛已经红了,嘴紧紧抿成一条线。

 

就是这样了。Tony这就要把他赶出大厦了。或者更早,把他交给神盾局或是政府,他会被像只野兽一样被关在笼子里。

 

“是你自己要杀他的吗?”

 

Bucky的脑子一片混乱,他的疑惑肯定表现在了脸上。Tony叹了口气,伸手耙了下头发,刚才他是在自己温暖舒适的床上睡到一半就直接跑了过来,他的一头棕色短发四处乱翘着。

 

他又尝试了一次。

 

“是你自己选择的吗?你是在有自主选择权,自主意识,明知他是谁,故意选择要杀死他的吗?”

 

Bucky猛地坐直了身体,他的脸色一片惨白,似乎马上就要晕倒。

 

“不是的,我没有,我——我永远都不可能自己选择要杀死Howard。是他们逼我的,他们把我训练成了一名杀手。我别无选择,只能听从他们的命令!”

 

他的声音在恳求Tony相信他,他的手紧紧抓在大腿上,眼睛睁大。在他记起Howard是谁之后,他知道就跟他在有自主意识的情况下,永远都不会想要杀掉Steve,而Howard也如此,他永远都不会自己想要杀掉Howard。

 

“那我为什么要因为九头蛇杀死了他而责怪你?”Tony的语气异常温柔,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搭在了Bucky肩膀上。

 

被泪水润湿的蓝眼睛看着那只手抚在他的肩膀上,手指在他穿着的T恤上收紧,轻捏了一下他的肩。他怎么都不能明白,在知道冬兵对他和他的父母做了什么之后,这个人怎么还可能不恨他?

 

“因为是我杀死的他们,他们的死是我的错。”他低声说,但是Tony摇头。

 

“听我说,Barnes。在我成为钢铁侠之前,我制造炸弹。大炸弹,导弹,军队用来杀人的那种。我夜里不会失眠,总能睡着,因为我说服自己,告诉自己说他们只会用我制造的武器杀坏人。但是有一天,我发现那些炸弹也会被坏人所用,杀死那些我设计这些武器本来想保护的无辜的人。我自己的胸口里前些年还留着我自己造出来的武器弹片。我看着我设计制造出来的武器杀了大批士兵,他们中的很多人还只是孩子,而他们是被派来保护我的安全的……但是我眼看着他们被我制造出来的科技炸成碎片。”

 

Bucky透过被泪水沾湿的浓密睫毛看着他,不知道他接下来想要说什么。

 

Tony又摇了摇头,跌坐回操作台旁边的圆凳上,把脸埋在了自己的手里。

 

“我觉得我想说的是,Barnes,如果你因为那些他们逼你做的事,那些违背你自己意愿的事而责怪你自己的话,那么我也应该因为那些被我制造出来的武器杀死的士兵和平民而自责。”

 

Bucky犹豫着,消化着Tony的话,手指不安地绞在一起。

 

“但是你不用为了你的武器制造出来的伤害负责。你没有把它们卖给坏人,而且你也不能控制别人拿到那些武器后要怎么使用,或者用他们去伤害谁。”他慢慢地说,开始明白了为什么Tony要对他说这些话。

 

这次Tony点头了,他抬起头对Bucky露出了一个疲倦的微笑,他伸出手,把自己的手放在了Bucky的手上。

 

“九头蛇把你改造成了一件武器,而你也不应该为九头蛇逼你做的事负责。不是你自己要求被折磨、虐待、改造成冬日战士的。你的档案文件里写着他们究竟对你做了什么,这么长的时间,几十年里他们一直在折磨你,给你洗脑。他们想要怎么利用你,会逼你去伤害谁,这些都是你不能控制的。就像我不能控制谁会用我的武器做什么一样。

 

而且那时候你陪在了我父亲的身边,所以他不是一个人孤独死去。在那之后,你记起了你是谁,你返回了九头蛇基地大开杀戒,他们在那之后又把你冻了起来。这让我明白了,当你有意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你会与他们把你变成的那个杀手反抗。

 

你不想成为冬日战士。

 

所以……那些你被逼成为冬兵后做下的事,我不会因为那些事责怪你。就我而言,James Buchanan Barnes和冬日战士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James不应该因为那些冬日战士披着他的皮囊做的事而受到责备。”

 

Bucky想要流泪,但是他知道一旦他真的哭出来,很可能就停不下来。所以他听着Tony说出这些话,打开他们两个人的心结,把自己心中翻涌而出的情感如数咽下。

 

Steve一直坚持冬兵做的事不能责怪他,Natasha和Clint也这么说。还有心理医生说的话也和他们一样。Natasha和Clint知道变成一个违背你自主意愿的怪物是什么感受——被扭曲,被利用,直到你是一件武器而不是一个人,你会忘记真正的活着是什么样。

 

但是听一个知道Bucky的双手上沾染着自己父母鲜血的人,听Tony这么说,则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悔恨愧疚还在那里,它们永远都不会真正消失。但是这里有了一个人,愿意跟他承担同样的负担。Tony看着他,是把他看做Bucky Barnes,而不是看着属于冬日战士的影子。

 

他想办法露出了一个小小的,闪着泪光的微笑,Tony拉起他,扶着他站起来。

 

“谢谢你。还有……对不起,所有事都是。”他小声说。在Bucky把身体贴进他的怀里的时候,Tony吃了一惊,但是他也伸出双臂拥抱了他。

 

“我知道,我原谅你。”Tony在他耳边喃喃道,伸出手笨拙地轻轻拍着Bucky的头。他一直都不擅长真情流露,但是他知道现在Bucky真的需要来自他人温柔的肢体接触。

 

“但是要是有下一次的话,你先找别人聊聊,然后你再来把我的心血结晶切开。”

 

Bucky在Tony怀里僵了一下,看起来是在记起了刚才自己做了什么之后有点羞愧又有点不好意思。他向后退了一些,低头看着自己手臂,发现那些被他用手术刀切割出来的刀口和被拉扯下来的硅胶组织已经被牢牢粘在了一起。而且在进行这项临时补救工作的时候,Tony肯定是重新设定了痛觉传感器的传输功能,现在他的手臂已经不疼了。

 

手指的灵活程度受到了一些影响,而且因为上边布满被刀划过的痕迹所以凹凸不平,不过在Tony重新作出一套替换用硅胶组织之前,先用着这条手臂也没有关系。

 

“我只是……觉得我不配看起来像是人。我是一件武器,我想我也应该看起来像是武器。”他低声承认道,想要把自己缩进一个角落假装自己不存在。

 

Tony的脸皱了一下,他叹了口气,继续轻轻拍着Bucky的头。

 

“我明白。但是我们有比伤害你更好的解决办法的方式。相信我,自我毁灭这条路走不通的。”

 

Bucky肯定在Tony的这句话后肯定有故事,但是这时候Steve一脸惊慌焦虑气喘吁吁地冲进了实验室里。

 

Steve在看见Bucky平安无事地站在那里,而旁边也没有人受伤没有东西被砸坏后,松了口气大步朝他们走过去。

 

Bucky抬头看着Tony,飞快地压低声音恳求道:“求你不要告诉Steve,我不想因为这件事让他不高兴或者责怪自己。”他的心在胸膛里飞快地跳着。

 

然后Tony翻了个白眼点点头,冲Steve的方向摆了下手说:“对,那听起来确实像是高尚队长的作风哈?我会替你保守秘密的。”他说话的语气很夸张,声音却压得很低只有Bucky才能听到。

 

他的话赢得了Bucky一抹疲惫的微笑,所以Tony觉得他的幽默算是成功了,他耸了耸肩,转身准备离开。

 

“都归你了,Rogers。如果下次你男朋友再在非正常时间内吵醒我的话,你至少要给我带壶咖啡来。”他轻快地说着,出去的时候把门从背后撞上了。

 

Steve瞪了Tony一眼,转回头来握着Bucky的双肩,上上下下地仔细检查着看他身上有没有任何外伤或者是不是感觉疼痛。他显然是醒过来后就立即慌里慌张地冲了出来,他的头发乱蓬蓬的,甚至还把上衣里外穿反了。

 

想到这里,Bucky从头到脚都感觉到一股暖意,他向前靠过去,把脸埋在了Steve穿着的T恤里,绿色的棉质面料很柔软。T恤被Bucky脸上眼中的泪水沾湿,Bucky吸了一口气,衣服上还残留着性爱和Steve的古龙水的味道。

 

“那个混蛋没有对你做什么奇怪的事吧?”Steve咆哮着,双手在Bucky背上摸索着,检查哪怕有一丝一毫不对劲的地方。发觉没有什么异样后,他把自己的鼻子埋在了Bucky的头顶。

 

矮小一些的男人轻轻笑起来,侧过脸把脸颊紧紧贴在Steve的胸口,听着Steve擂鼓一般又快又重的心跳慢慢平复下来。

 

“他不是一直都那么坏…其实他时不时还是有些好主意的。”Bucky把脸埋在Steve胸口轻声说。Steve微微俯下身,揽住他的大腿,双臂一用力就把他托了起来,Bucky配合地把自己的双腿缠上了Steve精壮的腰。Steve就这么抱着他走出了实验室,一路上他都这样把Bucky抱在怀里,就连用胳膊肘戳电梯按键的时候都没有放开。

 

“是啊,时不时的。”Steve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同意了。他用脸颊轻轻蹭着Bucky的颈侧,Bucky伸手揽住了他的肩。

 

TBC

评论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