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翻译】Pushing Boundaries 推开界限 (瑟兰迪尔,巴德,清水)第二发

金大湿的窝:

“我也有个儿子,”精灵说。巴德站在码头上看向他。精灵背对着他。他们正在等更多的空桶送来。巴德上下打量着精灵,他的华服和没有被岁月侵蚀的面孔,他明亮的蓝眼和这眼里的冰冷。很难将他想象为一个父亲。

       “还有一个妻子?”

       精灵微微偏头,他渐渐闭上眼。

       “你儿子的母亲?”

       “她不再与我们在一起了,”精灵答道。“这发生在一段时间以前。”

       “我很抱歉。”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直到听到桶漂下河来的声音。精灵跟着巴德到河岸边,看他开始将桶拖出水中。

       “我儿子说我老而乏味,”精灵说。“他觉得我应该对于外面的世界更好奇。”

       “他这么说有什么原因么?”巴德问,显然被逗乐了。

       “因为他和他的伙伴在外时离其他人太远了,我责骂了他。我的儿子在森林的巡逻队任职,离大部队太远意味着大麻烦。”

       “我明白。”

       巴德瞥了一眼精灵,与此同时将另一只桶带出河。他很好奇精灵在自己儿子每天冒险进入森林时有多担心。即使,他想,他儿子大概装备齐全,足以抵挡森林里的任何危险事物。但是,一个父亲总归是父亲。

       “所以,你现在是‘好奇’了?”巴德问。精灵耸了耸一边肩。“也差不多了,我猜,即使这里离你们的边境并不遥远。我们现在几乎就在边境旁边。”

       “如我所言,我不怎么与你们一族打交道。”

       “好吧,对你来说这应该是个意外之举。”

       他嘴角上挑,又形成了一个精灵的微笑。巴德不知道他有没有意识到自己话中的嘲讽意味。这就是与精灵打交道的弊端,不幸的是。

- -

       这精灵令人不安地成了他生活的常态。更令人不安的是他竟然不介意他的陪伴,也不介意他看着自己工作。他开始习惯于在这精灵身边,他虽然古怪,但是时长选择已精灵的标准来表现得友善。他们闲聊,大多数时候与长湖镇和政治相关,有时关于他们的孩子。精灵看样子对于巴德的孩子有无限的兴趣,因为精灵中这样小的孩子不怎么常见。精灵自己的儿子早在几百年前便已成人,因此谈论巴德孩子的日常令精灵感到愉快。

       他们都不介意他们对话时常偏短且总是令人尴尬而突然地结束。巴德仍不知道精灵的名字,但是他觉得精灵总会在他愿意的时候告诉他的。

       事实证明他没有,除了有那么一次,他们的对话被迫缩短,因为突然有至少十几个精灵来到河岸,每个人都全副武装且看起来忧心忡忡。

       这精灵站了起来,朝那群精灵走了几步。巴德放下手中的桶,转向那群精灵。那群精灵飞快的扫来警惕的一眼。

       “怎么了?”精灵问道,语气中有巴德从未听到过的威严。

       “瑟兰迪尔王,”一个精灵说到。“北方有点麻烦。一支巡逻队碰到了蜘蛛。莱戈拉斯…”

       巴德看向那精灵,瑟兰迪尔,他突然浑身僵直,一阵无法描述的恐惧闪过那双蓝眼,随后很快被压制了下去。

       “莱戈拉斯负伤了,我的王,”那精灵说。

       瑟兰迪尔冲他们点头,最后匆匆看了一眼巴德,跑向了森林,剩下的精灵紧随其后。

- -

       下一次巴德来到河边时,瑟兰迪尔没有向往常在那儿等着他。只是在他将大多数桶卸离岸边时瑟兰迪尔才从林子的边界出现。

       他小心翼翼的接近巴德,表情僵硬。

       “你儿子怎么样了?”巴德问道。

       “我的儿子…”瑟兰迪尔顿了顿。“他已痊愈。”

       “听到这个我很高兴。”

       瑟兰迪尔在沉默中凝视着巴德。

       “你正生我的气。”

       巴德只是不满的哼了一声作为应答,把最后一个酒桶抗到肩上走向岸边。瑟兰迪尔站在桶旁,看起来很不自在。对着这样一张僵硬的脸很难开口,但巴德清楚有些细小的事情他可以提一提,与此同时瑟兰迪尔的尴尬在他的姿势中更加突显出来。巴德放下最后一支桶并看向瑟兰迪尔。

       “我不喜欢被骗,”巴德说。

       “我只是保留了有些信息。”

       “不完全撒谎不算是不撒谎。我不是任何人的玩物。你本应告诉我,是的,我必须对你跪下行礼。”

       “人类的自尊心啊,”瑟兰迪尔叹到。

       “如你所说,我的陛下,”巴德嘟囔到,夸张的鞠了一躬。还没等瑟兰迪尔开口,他便回到了船上。瑟兰迪尔没有跟上去。

- -

       瑟兰迪尔下一次没有来。没有精灵王的河岸显得有些空荡了。但与此同时,巴德的工作更早结束了。

- -

       再下一次,巴德视线范围内也没出现任何精灵。巴德开始想这是否成了新的常态。他不知道自己是否介意。但是,当他发现有人正看着他时,他感到了一阵突然的期盼和喜悦,他不知道这些感觉源于何处。

       他转过身,发现那儿有一位精灵。令人失望的是那不是瑟兰迪尔,但这精灵身上有些与瑟兰迪尔的相似之处。这位精灵穿着更粗放的服饰;这是武士的制服而不是贵族的。他有着金发和深色的眉,而当这精灵接近巴德时,他发现他的双眼有与瑟兰迪尔一般的色泽,但这眼里确没有一丝冰冷。

       “你一定是巴德了,”精灵说,他的声音很轻快,但是里面含着一点傲慢。

       “你是?”巴德问,将一只桶装入船中。

       “莱戈拉斯。”

       “瑟兰迪尔之子?”

       “没错。”莱戈拉斯跟他进了船。“我可以坐下来么?”

       “我能看出来,不像你的父亲,你还有点修养。请便。”

       莱戈拉斯坐在一个桶上,双腿交叠的方式像极了他的父亲。

       “我能帮你做什么?”巴德问。

       “我只想更好的了解你一下。我的父亲很看重你。你应该能想象这不常发生。”

       巴德哼了一声。

       “他现在还在处理….好吧。”莱戈拉斯以一声长叹结束了这个句子。

       他们之后便不再说话,莱戈拉斯像他父亲一样看着巴德装船。儿子比父亲更加生动,焦躁(restless)。他听着密林里传来的噪声,转过头,即使巴德没有意识到任何异常。

       “你到底为什么在这里?”巴德问,放下一只桶并双手叉腰。

       “我父亲没有派我来,如果这是你有所顾虑的。”

       巴德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你生他的气,”莱戈拉斯陈述到。

       “他没告诉我他是个国王。而我只是个无名小卒。这感觉像是他在逗我玩。”

       “我保证他没这个意思。大概。总之,我父亲并不习惯于承认错误,更别说道歉了。”莱戈拉斯的微笑中有一丝苦涩,但他尽量使这个微笑看起来更加自然。“他倾向于循序渐进。在你的情况下,介于你们的寿命,这算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因此,我决定亲自处理这件事。”

       “你父亲知道你在这儿么?”巴德问。

       “他马上就会知道,”莱戈拉斯答。“绿林的王子去哪儿都会有人通报。”

       “所以这就是你的计划?”

       “你下次来时他便会找你谈话。我保证。”

       “万一我不想和他谈呢?”巴德咕哝道。

       “当你看到我的时候,你看起来确实有点失望。那你是在期待谁呢?”

       巴德看了看笑的一脸无害的莱戈拉斯。

       “我恨聪明的小孩,”巴德暗自抱怨,莱戈拉斯咯咯直笑。巴德等着莱戈拉斯重新摆上客套的表情,即使他的眼里还闪着戏谑的光芒,然后巴德道:

       “我必须走了。我希望你别因此惹什么麻烦。”

       “不算太多麻烦。”莱戈拉斯耸耸肩。

       “别让那老混蛋对你指手画脚,”巴德说。“你是个好孩子。”

       “我会保证传达到这个信息。”莱戈拉斯说。

       “等等,啥?”

       不过莱戈拉斯已经起身离去。看样子在终结对话上,他和他父亲一样擅长。巴德考虑过冲他喊话,不过最终决议瑟兰迪尔偶尔也应该被人叫叫混蛋,他比一般人更需要这个说法。


评论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