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一直都是你

TigerLily:

這是之前 @Imbrian 點我加入的關鍵詞遊戲文~


 @iris猫咪 的三個詞:聊天 酸梅 怀孕,@二黄 的三個詞:酱油 泳裤 鞭子,@EnC4ever 的三個詞:队长的摩托车 停电 推特,還有 @饕餮之城 說要HE


我盡力了,請大家原諒這愚蠢的文XD




******




這本來只是一個愚蠢的打賭。




那天晚上Bucky回家的時候,除了吃得有點撐,嘴唇紅腫以外,都還好好的。那是一家Clint從網路上找到的餐廳,立在小巷裡毫不起眼,排隊的人卻一路延伸到大馬路上。Bucky和Clint兩人在路邊站了快一小時,打算把排隊花費的力氣都補回來。和洋蔥一起熱炒過的牛肉,淋上起司醬和辣椒片,加上新鮮蔬菜包在餅殼裡的洽魯巴沙拉;加上番茄、洋蔥、橄欖、甜紅椒和青辣椒,再和起司一起烘烤的玉米片;包著雞肉和豆泥,搭配莎莎醬的捲餅;薑黃飯、蝦肉法士達、番茄牛肉豆子湯、兩瓶冰涼的啤酒。他們擺滿餐點的桌子紅紅綠綠,Clint還在每一道菜裡都加了分量驚人的店家特製辣椒醬。小店裡又悶又熱,吊扇運作得有氣無力的,饕客們坐得滿滿的,加上食物的辛辣把他們逼出一身的汗。但Bucky不得不承認Clint是對的,這真是他吃過最好吃的墨西哥菜了,儘管他之前關於墨西哥菜的體驗僅限於Taco Bell而已。他們動手之前不忘將所有的菜都拍了照上傳到推特去,再留下幾句中肯的評論,和他們的粉絲分享。他們自認為是美食鑑賞者,抱著嚴謹的態度對待食物,而不只是貪吃鬼。




晚上Bucky睡得不安穩,在Steve身邊翻來翻去。Steve起來看了看他,他說自己沒事,只是胸口堵堵的。第二天一大早,Bucky抱著馬桶把昨晚的排隊一小時的戰績都吐了出來,臉色發白,全身無力。Steve憂心忡忡蹲在他身邊,他很想留下來照顧Bucky,但他有一個臨時任務,馬上就得走了。




"你去忙吧,我休息一下就好。應該是昨天吃太多了。"差點沒把五臟六腑都一起吐出來Bucky說。




Steve皺著眉頭,"那好吧,如果等一下還是沒有好轉,就要去看醫生。"他在Bucky頭頂親了一下,"我的任務結束就馬上回來。"




當Clint來到Bucky的浴室時,令人聞風喪膽,冷酷凜冽,來無影去無蹤有如鬼魅的冬日戰士,已經和馬桶相依為命兩個小時了,上吐下瀉的他連七十年的宿便都清得一乾二淨。




"一定是昨天那家墨西哥餐廳的問題!"Bucky冒著冷汗,虛弱得宛如剛跑完極地馬拉松。




"可是我就沒事啊,我剛剛還吃了早餐。"Clint一派輕鬆,手上還拿著一包薯片,嘴裡卡啦卡啦的。




"那就是辣椒醬了,你沒事加那麼多辣椒醬做什麼?"Bucky搖搖晃晃站起來,他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吐或拉了。




"是你太遜了,吃辣這種事情是要訓練的。"




"擁有會吃辣這種技能的目的是什麼啊?"Bucky用冷水潑了潑臉,又很認真地刷了牙。他很想躺到床上去躺到Steve回來的那一刻,不過他如果就這樣去睡覺的話,他就要用垃圾場一般的口氣迎接Steve回家了。




Clint看Bucky拖著腳步爬回床上去。"我還真沒有看過你病懨懨的樣子,如果隊長回來看到會嚇一跳吧。"




"什麼事都嚇不到Steve的。"




"說的也是。"他們從很久以前就發現,沒有什麼事能嚇到Steve。上次有隻恐龍穿過時間縫隙出現在洛杉磯,像是幼兒園的小惡霸破壞同學的積木一樣亂踩亂踏,Steve拿著他的盾牌什麼也沒說就跳上飛機出發了;還有一次全紐約的滴水嘴獸因為魔法都活過來,掙脫屋頂逃了下來在街上亂竄,Steve也是毫不驚訝,騎著他的機車像個萬寶路海報上的牛仔一樣一路套抓這些滴水嘴獸,彷彿這種事天天都會發生一樣。




的確沒有什麼事能嚇到Steve,Clint對此感到有點失望。"難道你不會想看到Steve嚇一大跳的樣子嗎?看到他嚇得跳起來或是抱著頭大叫什麼的。"




Bucky抱著枕頭把自己埋進被窩裡,"你是我清醒之後認識的人裡面最無聊的。"




睡了一覺醒來之後Bucky仍然懶洋洋的,但肚子裡的辣椒醬龍捲風已經停歇了。Clint又來看他,手上拿著兩個街邊買的熱狗,酸黃瓜鋪了滿滿一行。"來一個?"




Bucky搖搖頭,"怎麼你不時無刻都在吃。"




"人總要有興趣嗜好。"Clint大方咬了一口熱狗,"我想來想去,要讓隊長大吃一驚的,也只有關於你的事了,任何與你有關的事對他來說都是大事。"




"喔拜託。"




"我是說真的,我們得想辦法讓隊長嚇一大跳。"Clint的語氣裡有莫名其妙的決心。




"不要。"Bucky拿鬧鐘扔他。




第二天,Bucky還是沒有任務,他也不想起床。他的腸胃經過一天的修養,已經冷靜多了,但現在他只要想到食物就想吐。當初在九頭蛇的時候,他們就算沒有殘忍到只給他打營養劑,吃的東西也很粗糙,而那也是他在醒過來的時候才有食物吃。其他的時間,他就躺在冷凍艙裡,靠那個冷凍棺材打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給他維持生命跡象。他的胃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才可以正常進食普通的食物。Bucky發現自己似乎在彌補過去那些年錯過的,完全不忌口,再加上找到Clint這個熱愛美食的同好,他就吃得更肆無忌憚了。不過前天的墨西哥菜給他上了很好的一課,以後該有所節制了。只是這樣的決心在下一道美食面前不知道可以撐多久,但至少這兩天讓腸胃休息一下也不錯。




神盾局局長大駕光臨,除了Clint,手上拿著一包陌生的東西。"聽說你病了,這兩天都沒下去吃飯,所以來看看你。"Coulson說。




"我沒事,只是沒什麼胃口,隨時可以出任務。"要Bucky承認他吃壞肚子或食物中毒,他寧願穿緊身泳褲到時代廣場去散步。Clint歪坐在沙發裡,手上拿著一根巧克力棒。




"不急。"Coulson點點頭,"我知道你沒胃口,所以帶這個來給你。"他把那包陌生的東西遞給Bucky,"前陣子我到上海出差買的,說叫酸梅?沒胃口的時候吃點可以開胃。"




"謝了。"




"隊長不在,我幫他照顧你是應該的。"Coulson看著他,突然冒出一個促狹的笑容,"懶洋洋的,沒有胃口,還吃酸的,看起來像懷孕了一樣。"




Clint像被電擊一樣坐直身體,"而且他還晨吐。"




Bucky給Clint一根閃亮的金屬中指。




"我不打擾你休息了,隊長很快就回來。"Coulson說完就離開了。Clint跑到Bucky面前,"我知道有什麼可以讓隊長嚇一大跳了。"




******




Steve回來的時候Bucky和Clint正襟危坐著,他們一起等他,Steve看著他們倆,沒說什麼。他走向Bucky,蹲在他的面前又摸摸他的腦袋,"怎麼樣,身體有好一點了嗎?"




"隊長,我們有事情要告訴你。"Clint一臉嚴肅。




Bucky盯著Steve的雙眼,"我懷孕了。"




Bucky很努力讓自己的表情和語氣真誠,沒有顯露出演戲的痕跡。他和Clint事先演練過他該用什麼方式表達出來,是要一臉害羞中帶著欣喜,還是眼角噙著一滴苦盡甘來的淚水,或是手足無措的驚慌。最後他們倆決定還是不要太過誇張,冷靜告訴Steve這個消息會比捏著手帕一邊哭一邊笑說Steve我們要有寶寶了還要更說服力。




"我敢打賭,他一定會嚇得馬上跳起來。"Clint握緊拳頭,對於自己的想像力充滿驕傲,能冒出這樣的點子來。隊長的阿基里斯腱就只有Bucky,誰懷孕隊長都不會驚訝的,畢竟當初Thor說"Loki不只懷孕過,還生過一匹馬"的時候他也不過就抬了一邊眉毛。真的,就算Fury說他懷孕了隊長大概也只會說聲恭喜。但Bucky懷孕?肯定能讓他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我覺得,Steve不會被騙。"Bucky認真思索,"就算我們碰過一堆亂七八糟的事情,也不會讓他連基本常識都丟掉了吧。再怎麼樣我也是個人類,男性的人類,怎麼可能懷孕呢?他一定會嗤之以鼻的,馬上就抓到我們在騙他。"




"那來打賭好了,賭一頓Per Se,隊長第一個反應一定會很驚訝,至少也會像當初他摘了你的面具那樣的反應。"




"一頓Per Se,再加一頓Daniel,Steve一定會馬上識破我們。"




"成交。"他們倆握了握手。




"等等,我要先確認一件事情。"Clint想了想該怎麼問,"你們兩個誰在上──"




"閉嘴。"




"所以你......"




"閉嘴。"Bucky努力保持面無表情,但他的臉已經紅到耳根了。




"我懂了。"Clint咧嘴一笑。




所以他們現在滿懷希望看著Steve,猜想他的第一個反應。但Steve只是看了一下Clint,又看一下Bucky,彷彿他們剛剛說的是什麼亞馬遜叢林裡不為人所知的部落語言。這不是他們想要的第一個反應。




"那天你出門的時候,Barnes不是吐得昏天暗地的嗎?"Clint決定搧風點火一下。"這兩天他食慾不振,Coulson還拿了這個給他。"Clint把那包酸梅拿給Steve,Bucky這兩天閒著也是閒著已經吃得剩沒幾顆了,酸梅讓他的胃好受一點。"亞洲的孕婦都吃這個的。"




Steve好像不太相信,太好了,Bucky心想。他不能故意演得很爛,Clint會說他是在作弊。他對Steve眨了眨眼,鼓勵他繼續懷疑下去。




"而且他還有這個。"Clint從口袋裡掏出一根驗孕棒,小小的格子裡有兩條線。他媽的Clint Barton!Bucky差一點就要衝過去把他從二十五樓扔出去,他去哪裡弄來這個東西的!




Steve低頭看了看驗孕棒,再看了看酸梅,然後又抬起頭來望著Bucky。Bucky希望Steve能把他臉上焦急的表情聯想成是心虛。結果Steve把東西擺在桌上,站起來,"你等我一下。"




這反應不對,兩人看著他走進臥室裡。Steve沒有驚訝地瞪大雙眼張開嘴巴,也沒有往他們倆的頭上各賞一拳。"這樣誰輸誰贏啊?"




"他一定是不相信,所以當然是我贏了。"Bucky驕傲地揚起了頭,"還有那根見鬼的驗孕棒你從哪裡弄來的?"




"跟會計室那個懷孕的Jenny買來的。"




"靠。"




Steve一出來他們倆就閉上了嘴。他來到Bucky的面前,手上著一個小盒子。Bucky認得那是什麼東西,當初史密森學院幫他好好保管,後來又慎重還給他。那是非常珍貴的東西,但Bucky不知道Steve現在拿出來做什麼?




Steve低頭望著他,然後伸出一隻溫柔的手摸了摸他的臉,"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很惶恐,不知道該怎麼辦,擔心我的反應。"




"呃...是沒錯。"你只要說你們兩個小鬼吃飽撐著開這種無聊玩笑就好了,這樣我就能贏了,兩頓米其林三星的大餐在等著我。但Steve靜靜望著他,讓Bucky有些不安地對他笑一笑。




然後Steve突然單膝下跪,握住Bucky的手。Clint被他嚇得立刻站了起來,現在Clint和Bucky才是大吃一驚的人了。Steve打開那個方型的小盒子,立在天鵝絨布之間的是一個小小的藍寶石戒指,"這跟我原本想的不一樣,不過,沒有比這個時候更適合的了。Bucky,當初母親要我把這個戒指套到我未來的妻子手上,然後再把這個戒指傳給我的孩子,"Steve有些激動,他和那個戒指一樣幽藍深邃的眼睛望著Bucky,"現在我要把這個戒指交給你,你願意和我結婚嗎?"




Steve瘋了,Bucky瞪大眼睛看著他。他瘋了,完全不考慮男人懷孕這件事有沒有違反自然法則,他的思路跳過Bucky是個男人不可能懷孕這件鐵律,直接奔向我是男人我搞大人家的肚子我要負責的老派紳士思維。Bucky對他思想的詭異路線感到不可思議,但這怎麼能怪Steve呢?是他們兩個笨蛋還有一個愚蠢的打賭害的。Bucky望向Clint,他一臉像是見到Steve突然變成一頭熊的樣子。




Steve如此誠懇,Bucky幾乎不忍心戳破這個謊言。"Steve,其實、其實我沒有懷孕。是我和Clint打了個賭,說要看你會不會嚇一大跳,因為我們從來沒看過你──"




"我懂,Buck,我懂。"Steve打斷他,"我知道你一定嚇壞了,所以想逃避現實,但是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們的。你和我們的孩子。"




Bucky用眼神向Clint求救。Clint用十分認真的語氣強調,"隊長,Barnes真的沒有懷孕,這只是我們兩個在打賭而已。我們騙你的,真的。"




Steve把Clint當成是空氣一樣,他的言語不過是一陣煩人的噪音。"Bucky,難道我們經歷了那麼多,你還不相信我對你的感情嗎?"Steve的眼神既深情又沉痛,彷彿Bucky剛剛拋棄了他,"在我們經歷了那麼多之後,你還是不能把自己交給我嗎?"




Bucky的感覺像是揍了嬰兒,或是把小狗狗扔進冰冷的河水裡。Steve受傷的表情讓Bucky覺得自己既殘酷又無情,他想起很久以前,當Steve還只是個瘦竹竿,而Bucky也還是個陽光少年的時候,他們躲在午後的小房間裡偷偷接吻的畫面。他還想起他們在髒亂不堪的戰場裡,那個滿天星斗的寒冷冬夜中相互依偎的畫面。還有當Steve追他到天涯海角把他帶了回來,他終於想起Steve時他們近乎崩潰的激情相擁。這是他的Steve,他怎麼可能拒絕他,不相信他呢?




"天啊,我很抱歉,我的意思是,我願意!我願意和你結婚!"Bucky幾乎喜極而泣,他們對著彼此開心地笑了。




"等等!恭喜你們訂婚了可是Barnes還是沒有懷孕啊!"Clint眼見兩人已經嚴重偏離主題,他有義務要在他們頭上澆一桶冷水讓他們清醒過來,"他只是吃壞肚子!"




兩個人都沒有理他,而是開始熱情親吻著。他們急切地拉扯彼此的衣服,發出曖昧的呻吟。Clint不需要四倍觀察力就知道他們倆要做什麼了,他在Steve一把將Bucky抱起,而Bucky的雙腿立刻纏上Steve的腰的時候就奪門而出了。




Steve抬著Bucky的臀部,一邊親吻他的嘴唇和下巴,一邊往臥室走去。Bucky全身都在發燙,被喜悅和幸福的感覺沖得昏頭轉向。他現在什麼都不想,只想要Steve快點把他帶到床上去,和他用力結合在一起。他們已經好幾天沒見面了,而Steve剛剛又向他求婚。他想要立刻感受Steve用他們都孰悉的方式好好愛他。把他扔到床上,全身的重量都壓上來,撕開他的衣服,把他的身體捏出瘀青。




結果Steve只是輕輕把他放在床上,小心翼翼,就好像他是玻璃做的。"我怎麼這麽粗心呢?你懷孕了,前幾個月不能有太激烈的親密行為的。"Bucky不敢置信地望著他,他只是拍拍他的頭頂,"乖,先忍耐一下,為了孩子著想。"




Bucky很想揍人,Steve那張英俊而正氣凜然的臉就是很好的目標。




******




兩個加起來已經兩百歲的老人坐在公共區域裡,等待年齡加起來連他們的一半都不到的Natasha和Bruce為他們主持公道。不管Bucky怎麼解釋,Steve就是不相信他沒有懷孕。"他晨吐,胃口不佳,吃孕婦吃的東西。"Steve舉起證物一,那包剩沒幾顆的酸梅,然後又舉起證物二,"還有驗孕棒清晰顯示無可辯駁的兩條線!"




"那是Clint去跟別人買來的!那怎麼可能是我的!"Bucky幾乎要扯著自己的頭髮了。




"而且你胖了。"




"因為我吃太多!"




"我們從來不戴套,我都直接──"




"閉嘴!Steve!你乾脆上晚間新聞去宣傳給全美國人聽好了!"Bucky覺得自己要抓狂了,"不管你有沒有戴我都不可能懷孕的!我是男的!男的!"




"好了,沒事了,你冷靜一點,"Steve安撫他,彷彿他是個無理取鬧的五歲小孩。"我會照顧你的。"




Bucky氣得發抖,"去找Clint來問!這鬼主意是他想的!去問他!"




Natasha用力咬著嘴唇直到自己不會笑出來之後才回答:"他出任務去了,五分鐘以前。"




"什麼!"Bucky覺得自己一下子慌了手腳,然後他看到證物二靜靜躺在桌上,"對了!Clint說驗孕棒是跟會計室的Jenny買來的,去問她!"




Natasha拿起電話,沒多久她說,"會計室說Jenny昨天就休產假去了。"




Steve微笑望著呆若木雞的Bucky。Bucky現在很想離開這裡,離開已經不正常的Steve,讓他和自己的妄想作伴去。他很快站起來,突然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他扶著Steve的肩膀又坐下。




Steve一臉擔憂,"Buck,你還好嗎?哪裡不舒服?




"我只是這幾天沒有吃東西所以有點頭暈而已!"Bucky指著Bruce,"幫我做個檢查吧!有沒有懷孕抽個血驗一下不就知道了!"




"我不是那種醫生..."Bruce一臉為難,但他還是幫Bucky抽了血做檢查。結果沒那麼快出來,他們在Natasha的建議之下出去吃飯,"別餓著孩子了。"Natasha為了忍住不笑,臉都快抽筋了。




Bucky想要騎車。讓風在耳邊呼嘯而過,感受速度帶來的刺激感,大概能趕跑一些因為這莫名其妙的鬧劇帶來的壞心情。當他一跨上Steve的哈雷機車,尾隨在後的Steve就衝過來緊抓著機車握把,"你現在這樣騎車太危險了,讓我來吧。"




"我想騎。"




"不行。"




他們倆僵持了一下。以Bucky對Steve的了解,如果他堅持不退讓,他們倆會堵在這裡直到明年的新年,再到後年的新年,所以最後他還是坐到後座去了。他環抱著Steve的腰,貼上他的背,讓Steve帶著他騎到外頭去,往餐廳的方向前進。他們之前也一起騎車兜風過,在深夜無人的街道上,Steve騎得飛快,Bucky緊緊抱著他。在繁星閃耀的夜空下,冷風凍僵他們的臉,可是Bucky卻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與平靜。這世界如此大,所有的人都在沉睡,只有他們還奔馳在風裡,伴著引擎的轟隆聲,像是要朝著世界的盡頭奔去,展開一場冒險。這世上能夠這樣陪著Bucky的,也只有Steve了。




但此刻Steve只用時速二十五哩的速度,和其他因為新的車速限制而暴躁不已的紐約客一起緩緩前進。什麼在風裡奔馳,Bucky只感覺到廢氣噴在臉上。




Bucky在他們停下來等紅燈的時候戳戳Steve的腰,"老兄,你能再快一點嗎?"




"新的車速限制是二十五哩。"Steve稍微轉頭過來說,"騎太快的話太危險了。"




"這句話是個騎哈雷機車的超級英雄能說的嗎?"




"如果這個騎哈雷機車的超級英雄載著他懷孕的伴侶就能說。"




"我沒有懷孕!"Bucky怒吼,停在他們旁邊的車子沒有關車窗,車裡的兩個人一臉驚駭地看著他們。




他們好不容易到了Steve預定好的餐廳,Bucky的怒氣咻的一聲就不見了。這家日本料理餐廳現在很受歡迎,訂位得等上一個月,電話永遠打不進去,Bucky和Clint挑戰了兩次都沒有成功。Bucky看著Steve一進門就有人招呼,馬上帶他們到座位上去,他下定決心要把Steve拉進他們的小團隊裡,這樣以後要去哪家餐廳都不是問題。他立刻拿出手機來左拍右拍,然後選幾張照片上傳到推特去。




Bucky沒有吃過日本料理。用日文和漢字寫的菜單他一個也看不懂,即使有英文對照他還是搞不清楚,為此他簡直要捶胸頓足了。臨時來這裡,沒有先做好功課,Clint知道的話一定會譴責他浪費大好機會。Steve幫他們點了很多壽司,油亮的生魚片,包著麵衣炸的蔬菜,味噌湯。每一樣都擺得很精美,像藝術品一樣。Bucky看著菜一道道端上來,他很興奮,沒有試過這樣美麗的食物。




"你要先把芥末和醬油混在一起。"Steve教他,"然後拿生魚片沾著吃,從顏色淺的開始。"




Bucky夾了一塊顏色比較淺偏粉紅的生魚片,沾了芥末和醬油之後塞到嘴裡。他吃不出大家說的魚肉的鮮甜,只感覺到生食的腥味,芥末的味道直嗆入他的鼻子。他勉強咬了幾口之後硬吞下去,捂著嘴巴,覺得有點噁心。




"不喜歡生魚片嗎?還是又想吐了?"Steve幫他倒杯熱茶,"懷孕就是這樣,你忍耐一點。"




端著另一道菜上來的侍者愣了一下,但很快恢復專業的態度,"隊長訂位的時候說今天是來慶祝你們訂婚,這是店家招待的,恭喜你們。"




Steve對她道謝。他送Bucky的那個戒指,Bucky不管哪根手指頭都戴不下,所以先找了條鍊子把戒指串起來掛在Bucky的胸前。然後他對著怒瞪著他的Bucky說,"我們訂婚了,要開開心心的。"




Bucky回去之後發現他的推特被一大堆留言塞爆了,大家對他終於搶進那家名店吃到人生第一口生魚片的感想沒什麼興趣,反而都在問他和隊長先上車後補票的喜訊是不是真的。




******




"恭喜你懷孕了。"Bruce推了推他的眼鏡然後宣布。




"怎麼可能!"Bucky跳起來大喊。Steve立刻就站起來握著他的肩膀,"Bucky,你的動作要小一點。"




Bucky甩開Steve,一把搶過Bruce拿在手上的報告,"怎麼可能!我是男人不可能懷孕!"




報告寫得很簡單,就是Bucky抽血檢驗的結果是他懷孕了。他看著Bruce,溫和友善的Bruce,在他凌厲的注視之下稍稍往後退了兩步。如果這報告是Stark拿出來的,那麼Bucky可以百分之百肯定這是個惡作劇。但Bruce?Bruce是Bucky見過最不會開玩笑的人了。




"你那麼聰明你告訴我,為什麼我是男人卻會懷孕?這怎麼可能?你說啊!"Bucky忍不住有點激動。




Bruce有些猶豫地看了Steve一眼,然後他抱著自己的腦袋,"我覺得...心情有點不穩定。"




儘管Bucky覺得Bruce的演技有點裝模作樣,但Steve硬是把還想繼續追問的Bucky拖走了。




Bucky被興高彩烈的Steve牽回他們的房間。如果不是大家都在看,Bucky覺得Steve很有可能會把他抱起來轉一圈,而他很有可能會出拳揍在Steve的臉上。Bucky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拿了一瓶啤酒,對於螢幕上在演些什麼完全不在乎。他仔細回想過去的每一個任務,他曾經被什麼外星射線照射過?或是被哪種魔法擊中嗎?好像沒有。而且應該也不會有哪個外星人或是魔法師會無聊到去發明使男人懷孕的方法。難道是在九頭蛇裡的時候,他被改造了而不自知嗎?這有可能,但他回來之後接受過無數的檢查,都沒有人發現這個問題。更何況,九頭蛇做能夠使男人懷孕的改造是為了什麼?他們是恐怖組織,不是變態。




Bucky坐在那裡左思右想,完全沒有他為什麼會懷孕的頭緒。他還是相信自己沒有懷孕,但他不知道該怎麼讓Steve也相信。Steve還因為這樣把母親的戒指都給了他,Bucky總覺得自己不該是拿這個戒指的人。有資格拿這個戒指的人,應該是可以給Steve一個家庭,有好多小孩子在他身邊繞來繞去的女孩。而不是他這樣一個有太多不堪過去的人。




然後從剛剛就不知道躲在房間裡幹嘛的Steve突然出現,把他的啤酒抽走, 還把電視關掉。"懷孕的人不可以太晚睡,要有正常的作息。而且千萬不能喝酒。"




Bucky嘆了很大一口氣。




他被Steve拖進房間裡的時候發現那個箱子被Steve從床底下挖了出來。那是有一次Stark為了看他們臉紅而送的禮物,用閃亮的包裝紙包得漂漂亮亮的,還綁上一個大紅蝴蝶結,可惜他們倆到現在都還沒試過。因為Steve是個老古板中的楷模表率,要他拿這些東西用在Bucky身上,他老人家心臟承受不了,但Bucky並不反對試試看的。事實上,他還滿期待的。不過現在Steve為什麼要把它找出來?Bucky認為只有一個原因,他的嘴角勾起一個挑逗的角度。




"我的隊長今晚想玩刺激一點的嗎?"Bucky伸出一根手指頭勾著Steve的衣領,"你的中士很樂意配合。"




Steve開始打開箱子。先是拿出一個眼罩,然後是一副有絨毛的手銬,一根鞭子,頸圈,蠟燭,一個黏著一條狐狸尾巴的栓子,還有一大堆兒童不宜的東西。"出任務好幾天,今天要一次補償我嗎?全部都拿出來,想從哪個先開始啊?"Bucky拿起那根短鞭,啪的一聲打在Steve的屁股上。"想跪下舔我的腳指頭嗎?"




Steve笑了笑,拿起箱子,把所有的東西都丟回去,然後一把搶過那根黑色帶流蘇的鞭子。"這些東西,通通要丟掉。"




"什麼!"




"你的隊長捨不得把這些東西用在懷著孩子的中士身上,想嚇到寶寶嗎?"Steve把鞭子也扔回箱子裡封好,準備拿出去。




"等一下等一下!說好要試試看的!"Bucky拉住Steve,"至少可以蒙眼睛吧?"




Steve摸摸他的臉頰,"我喜歡看著你的眼睛,流著眼淚的樣子很美你知道嗎?"




不能喝酒,不准晚睡,準備等Steve突破心理障礙的時候就可以試試看的玩具也被扔了。Bucky上床的時候心情非常鬱悶,他很想大吃大喝,在練習場和別人打個痛快,狂喝伏特加,但他一定會被制止的。他覺得自己現在就像在坐牢一樣,而他的獄卒正從背後緊摟著他。Steve刷完牙,清新的氣息散在Bucky的耳後,讓他覺得癢癢的又很舒服。他厚實的胸膛緊貼著他的後背,大手輕輕放在他的肚子上。Bucky能感覺Steve的體溫和那熟悉的歸屬感包圍著他,讓他全身發燙。更火上加油的是,他感覺到已經頂天立地的小Steve正硬梆梆地貼在他的臀部上。天啊,Bucky真想念Steve睡在他身邊的日子,更期待和小Steve一起度過的歡樂時光。他把手伸到背後去,試著給小Steve一點溫暖的擁抱與觸碰,讓它知道Bucky很歡迎它來玩。




Steve拍掉他的手,"我說過了,要忍耐一下。"




"我不想你憋得太難過。"而且老子也憋得很難過,Bucky一邊這樣想一邊裝出體貼的語氣,"我會心疼的。"




"忍一下就消下去了,快點睡覺。"Steve的聲音很輕卻強硬。Bucky知道今晚他和小Steve要被活生生拆散了,在心裡發出挫敗的怒吼。




******




Bucky起床後覺得飢腸轆轆,很想大吃一頓。他想吃那煎得焦焦脆脆又油膩膩的培根,淋上一圈又一圈楓糖漿的鬆餅,再來一大杯黑咖啡。通常只要Steve在家,都會負責把他餵得飽飽的。結果他走到餐桌旁,等著他的是一大碗放了兩隻大甜蝦的燕麥粥,切好的水果,滿滿一盤蔬菜,水煮雞肉,一杯牛奶和兩個水煮蛋,Steve還剝好殼了。Steve看到他走進來,笑得比窗外的陽光燦爛。




"早安,快來吃早餐。"




"今天的早餐這麽......養生?"




"懷孕的人吃清淡一點比較好。"Steve像是在向他邀功,要Bucky稱讚他是個貼心的未婚夫兼準爸爸。"我會請Jarvis幫我準備一些適合孕婦和你的體質的食譜,以後我有空就天天下廚幫你準備。"




天天都這些?Bucky覺得天旋地轉。他回來之後,像是要彌補之前失去的味覺享受,吃東西的口味很重。要他改變口味,他覺得自己被虧待了。但Steve振振有詞,說著懷孕的人要補充這個那個營養的。Bucky覺得頭很痛。




Bucky很快吃完早餐,趁Steve洗碗的時候溜了出來,跑到Coulson面前。帶著眼鏡的神盾局局長正坐在辦公桌後和一堆公文奮戰,他看見Bucky來,露出親切的微笑。太親切了,Bucky覺得有些不對勁。




"我聽說你們訂婚了,恭喜你。隊長這兩天沒有任務,他應該要好好陪你,和你商量結婚的事情。"




"謝了。"Bucky想到這個訂婚,來得似乎有些名不正言不順,畢竟Steve是基於錯誤的資訊才向他求婚的。為了讓Steve清醒過來,他決定先和Steve保持一點距離,相信Steve可以自己想通男人懷孕有多麼荒謬,"我已經一個禮拜沒有出任務了,我在想,是不是有什麼任務可以指派給我?"




Coulson點點頭,"你很積極,這樣很好。可是你現在懷著寶寶應該要小心一點吧。"




"連你也這麽說!"




"你放心吧,我們有提供完整的產假和育嬰假,保險的問題也不用擔心。"Coulson表現出一個大方的老闆應有的態度,"你只要安心待產和準備結婚就好了。"




Bucky現在覺得自己就像是誤上精神病院車子的那個男人,他明明沒瘋,大家卻都當他瘋了。他明明沒有懷孕,大家卻都說他懷孕了。Bucky在Coulson慈祥的眼光中走出他的辦公室,一路走到外頭去。今天天氣很好,微風徐徐,陽光普照,可是Bucky只覺得自己孤立無援。他走到公園去,看到四處都有帶著小朋友,推著娃娃車的父母,悠閒地散步,或在和煦的陽光下野餐,玩飛盤或棒球,和小狗追來追去。他們看起來是如此快樂,這讓Bucky忍不住也覺得,如果他真的懷孕,和Steve組成一個有你有我有孩子的小家庭,會是很幸福的事情。現在他不擔心大家誤會他懷孕的事了,冷靜下來想一想就知道,不管那個報告出了什麼問題得出那樣的結論,最後Steve都會發現Bucky真的沒有懷孕。他把掛在胸口的藍寶石戒指放在手心,感覺它小小的涼涼的,卻包含了Steve的母親所有對兒子未來幸福的期盼與祝福。Steve因為相信他懷孕了,才把戒指給他,向他求婚。他會失望的,他的母親也會失望。




等他回到神盾局大樓的時候Steve正在樓下等他,"怎麼出去了也沒有告訴我一聲?"




"去走走。"




"我也很久沒有和你一起散步了,下次記得叫我跟你一起去,我們可以散散步聊聊天。"Steve伸手幫他整理了頭髮,"我幫你煮了雞湯,上去喝吧。"




Steve是這麽用心對待Bucky,把他像是這世上最珍貴的人一樣照顧得好好的,但他要讓他失望了。Bucky現在很希望自己真的有寶寶了。




一聲很大的噪音迴響在大樓裡。Steve很快站到Bucky的身邊,準備保護他。他們看了看四週,發現停電了。




"怎麼回事?"Steve和Bucky與所有的人一樣都搞不清楚狀況,正當他們以為神盾局大樓被攻擊的時候,每個人的手機都傳來收到簡訊的提示聲響。




"Stark做實驗把整個大樓搞到停電了。"Steve看著手機皺起眉頭,"連備用電力都被他弄壞了。"




"那就沒辦法回去了。"Bucky望著電梯,"二十五樓其實沒什麼,但我懶得爬。"




"我揹你上去好了。"Steve轉過身去背對著Bucky,"跳上來吧。"




"你是認真的嗎?揹我爬二十五樓?"




"真的!湯冷了就不好喝了。"Steve半蹲下來,他現在看起來就像是個愉快的青少年,因為一時興起而準備做點蠢事,"快點啊。"




Bucky跳上他的背,緊緊攀住他的脖子和肩膀,Steve則把雙手繞到他的膝蓋窩下,往樓梯的方向走去。Bucky能聽見旁人在竊笑,眼中帶著好奇與羨慕。他知道Steve的女人緣比起七十年前有著飛躍性的成長,他是這樣好的人,雖然有時候有點霸道,但深情又專一,溫柔體貼。這樣的男人跟Bucky求婚了,他應該是這世上最快樂的人才對。




Steve揹著Bucky一步接著一步踩上階梯。Bucky不輕,至少也超過兩百磅,但Steve卻覺得很有趣似的。他一路上都在唸著他想要在五月的時候舉行婚禮,他們要預訂哪一間教堂,問Bucky想去哪裡度蜜月。Bucky一邊聽著一邊覺得脖子上吊著的藍寶石戒指越來越沉重。他的母親在天上看見自己的兒子這樣傻呼呼的會有什麼感想呢?




"我在想,我們是不是要住到外面去。"Steve氣也不喘地爬過第十二樓的標示,"我們可以搬回布魯克林,離老家近一點。找一間大點的房子,有我們自己的空間和隱私,也比較適合孩子長大。"




"Steve......"




"我們找個時間去看看我爸媽的墳好嗎?我想告訴我母親我終於把這個戒指送給你了。我們也去看看你爸媽的墳,請他們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不管你之前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讓它再發生了。"




Bucky的臉貼著Steve的,他看不見這個緊抓著他的腿揹他爬二十五層樓的男人的表情,但他的聲音洋溢著幸福的想像,他不能放任他繼續下去了。"Steve,我知道你很喜歡小孩,也想要小孩,可是我真的沒有懷孕。如果可以的話我願意為你生的,可是我真的沒有辦法。"




Steve安靜下來。Bucky繼續說,"你母親說要你把戒指交給你未來的妻子,然後再把戒指傳給你們的小孩,我知道你就是因為以為我懷孕才向我求婚的,但是我真的沒有,我覺得我不配拿這個戒指。"




Steve放慢腳步,"我母親當初這樣跟我說了之後,我問她,如果我未來想共度一生的人沒辦法生小孩怎麼辦?她說,只要你和他是真心相愛的就好了,就把戒指交給他。"




"他?"Bucky想了想終於反應過來,"你跟你媽媽說過我們的事?"




"沒有,但我想她知道,做母親的總是了解自己的兒子。"




"這種事情在那時候要坐牢的。她對我一直很好,沒有表現出討厭我的樣子。"




"你是我一直都愛著的人,她怎麼會討厭你呢?"Steve輕笑,"當她將這個戒指交給我的時候,我就知道,總有一天我要為你戴上的。在我心裡,能夠戴上這個戒指的人,一直都是你,一直都只有你而已。"




他們終於到了二十五樓,然後悲慘地發現電梯已經可以動了。Steve一直到他們進了房門之後才輕輕把Bucky放下,然後轉過身來看著他。




"可是我沒有──"




"我知道。"




"你什麼?"




"我從一開始的時候就知道了。"Steve一臉無辜,"男人怎麼可能懷孕。"




"那Bruce的報告?"




"我請他配合我一下的,沒想到他願意做,Coulson也覺得很好玩就答應了。"




"很好玩?一個特務單位的頭子和天才科學家只因為好玩做這樣的無聊事?我就覺得Bruce那天演得很假!"Bucky一掌拍向自己的額頭,"那請問偉大的美國隊長,這兩天這樣對我管東管西,不准我做這個不准我做那個的,有什麼清楚而迫切的理由嗎?"




"因為你回來以後,生活太不健康了。晚睡晚起,喝太多酒,食物口味太重又不知節制,騎車快得像不要命一樣,我就是想提醒你而已。"Steve正經八百講得理所當然的樣子,"而且我就是想欺負你一下。"




"欺負我?"Bucky的雙眼因為震驚而瞪大了。




"你跟Clint太幼稚了。"Steve說,仍然十分嚴肅,彷彿他們在討論任務情報一樣。




"那你跟我求婚也是想欺負我一下嗎?"Bucky有些惱怒,他沒想到被Steve反將一軍。"你說我們搬出去以後就有空間養孩子了,也是亂說的嗎?"




"孩子是可以領養的,是不是一家人,血緣並不是最重要的。"Steve靠過來拉著Bucky的手,"求婚當然也是認真的。"




Bucky板起臉來,"我覺得被你耍得團團轉啊。"




Steve神祕地笑了笑,他走進書房,出來的時候手上多了一根黑色帶流蘇的鞭子,啪的一下打在掌心,"我可以好好補償你。"




******




Clint出差回來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跑去找Bucky,問他後來的發展。Bucky慵懶地坐在沙發椅裡,一手捏著酸梅,另一手擺在肚子上。Steve坐在他身旁攬著他的肩,一臉擁有全世界的滿足與驕傲。




"所以你們......誤會解釋清楚啦?"




"當然。"Bucky甜蜜一笑,"我們已經決定五月的時候結婚了。"




"在我們小時候常去的教堂。"Steve接著說。




"喔喔那很好。"




"然後如果我生了男孩要叫他James。"Bucky又摸了摸肚子。




"女孩的話要叫做Sarah,這是我母親的名字。"Steve和Bucky看著彼此露出親密的微笑。




Clint看著他們好像看著兩隻突然開口說話的鴨子,"你們兩個一起發瘋了嗎?"




"我是真的懷孕了,Clint,你去看一下我的推特就知道了,大家都在祝福我和Steve。以後我們出去吃東西要注意一下了。"




"這不可能!你他媽的是男人!"




"在孩子面前不能說髒話。"Steve糾正他,"去問Bruce,他幫Bucky做過檢查。"




Clint瞪著他們,然後毅然決然轉身離去,他們猜他會去找最溫和最正經最不會開玩笑的Bruce問個清楚。




"你覺得我們可以騙他多久。"




"Natasha也加入的話,大概可以延續差不多兩個月,直到你的肚子該大起來卻沒大起來為止。"




"Fury也快回來了對吧?"




"你能想像他的表情嗎?"Steve大笑起來,"我等不及要看了。"




─完─

评论

热度(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