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点梗作业——in his shoes

adavet:

想来想去还是打了叉冬tag,但请注意:叉冬叉肉!洁癖党慎入!


机智如我,将点梗内容杂烩到一起了!  @吧唧吧唧一声掉下去  的酒后乱X, @铁臂赛巴斯눈へ눈 的交换身体肉(渣), @这是冷叔,请绕道  的借任务求婚。加在一起算是 @辰晓尊 的甜饼。因为是杂烩所以 各种狗血OOC,为了博大家一笑。另外 @Z 的实在是杂烩不到一起,我改日再写。


。。。。。。。。。。。。。。。。。。。。。。。。


在被扑倒的那一瞬间,冬兵只想大声骂出来。他早就习惯了,从不躲闪,只会正面迎击。即使被子弹击中,也不会对他有太大的影响——回去睡一觉就好了,只是要睡多久,他自己也不确定。反正是一闭眼一睁眼的功夫。


朗姆洛扑过去的时候,也想大声骂出来,这个小混蛋,平时遇见个普通手枪什么的,不躲开也就算了,面前这个枪口直径一米的黑乎乎的诡异武器,不管发射出来的是什么,都不是闹着玩的。


但他们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在朗姆洛把冬兵推开,两人身体刚刚发生倾斜,还没有接触地面的那一刻,武器发动了,一阵耀眼的闪光,直射到两人身上。


光线暗下去,黑发的特战队长趴在地上,身下压着金属手臂的超级战士,两人仿佛都失去了知觉。


“老大!”高个子副队大喊着冲过来,提起了朗姆洛结实却无力的肩膀,“老大,你没事吧?”


朗姆洛的头软塌塌的歪向一边。


一如继往,超级战士最先恢复过来,摇摇晃晃的撑起身体坐着,没有焦点的双眼迷茫的望着罗林斯。


罗林斯抱着朗姆洛的上身,把他拖到一边,检查着他的脉搏和呼吸,然后松了口气,抬头说:“朗姆洛队长只是晕过去了。”语气中是赤裸裸的不满,望向冬兵的眼神中全是仇恨,仿佛看着伤害队长的罪魁祸首。


冬兵则保持着麻木的样子,发了几秒钟呆,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突然大叫了一声,手脚并用向后退,直到撞倒墙上。


罗林斯表情顿时紧张起来,“快来人,冬兵又失控了!”


特战队立即聚拢上来,手中的武器全部指向坐在地上,满脸惊异的超级战士。


“小崽子,你们他妈的要干什么,造反么?”冬兵皱起眉头看着一排指着自己的枪口。


“呆着别动!他们真的会开枪。”罗林斯在旁边大声喊。


在罗林斯没注意的时候,朗姆洛也慢慢睁开了眼睛,默默的看了看紧张的形式,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混蛋,把枪都给我放下!你们还想不想跟我混了!”冬兵叫嚣着,伸出金属手臂指向特战队,但在看见左手后,他又大叫一声,开始拼命甩胳膊,像是想把手臂甩掉。


冬兵诡异的举动让整个特战队都握紧了枪,他们之中有几个是经历过冬兵九头蛇时期的老兵,而他们喝多了以后讲给新人的关于超级战士发狂的故事,更是让在场的新人心惊胆战。


“住手。”


冷静低沉的声音传过来,人们才发现特战队长已经醒了,正面无表情靠着副队坐在地上。


“放下枪。”


他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命令道。


“可是,队长。。。”队员犹豫的看了看靠着墙发抖的冬兵,又看了看朗姆洛,不知如何是好。


朗姆洛深吸了口气,毫不客气的按着罗林斯的脑袋站了起来,摇晃着走进了包围圈,向冬兵走了过去。


冬兵看着特战队长的脸,面色煞白的愣了几秒种,拳头握紧又松开,在“打或逃”的选项中摇摆不定。而朗姆洛已经靠上去双手扶住超级战士的肩膀,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调小声说:“是我,Bones,我是Winter。”


冬兵疯狂的双眼瞪着面容沉静的特战队长,接着慢慢的,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右拳轻轻砸了一下朗姆洛的肚子,嘴里嘟囔了几句什么。


朗姆洛搂住冬兵的肩膀,头也不回的冲身后招招手,“没事了。”


新队员顿时对特战队长投去憧憬无比的目光,而老队员则不屑的瞥着大惊小怪的新人,一副“这种场面我见多了”的表情。


 


“我有一点印象,以前苏联研究出的武器。”特战队长托着下巴,贴着冬兵的耳朵说。


除了最后队长和冬兵被奇怪的武器照了一下,整个任务圆满完成。现在两人正挤在飞机后面的角落里耳语。


“应该是冷战时候,向美国派间谍用的。但是后来就没见过,估计研究室和苏联一起完蛋了。”黑发的男人压低了声音。


“这都是他妈的什么事,我怎么这么倒霉。”铁胳膊的超级战士呲牙咧嘴的抱怨着,不习惯的活动着脖子和肩膀,“就是说,咱们的思维被交换了?”


“我记得是大脑和中枢神经接受信号互换。”


“这你倒是记得清楚,真反常。”冬兵怂了怂肩。


“恩。我参加过实验。”


特战队长依旧面无表情,冬兵却心疼的皱起眉,“宝贝儿,委屈你了。”


“这个实验真的一点也不疼。”黑头发的男人无所谓的说,“就是和我互换的那个家伙疯了。”


接着他目光对上了满面惊恐的超级战士,“看来现在机器改良的不错。”


“那后来呢?怎么才能恢复?”表面是冬兵内心是郎姆洛的超级战士问。


“睡了一觉就好了。”表面是郎姆洛内心是冬兵的特战队长无所谓的说。


冬兵点了点头,又突然一抖,“你那次睡了多久?”


“睡到苏联解体。”黑发男人依旧面容淡定。


“……!”


罗林斯和几个最壮的特战队员加上队长,一帮人才按住了发狂的超级战士。


(以下人称皆为内心那个)


“我认为应该和Steve说。”冬兵说。这个提议立即糟到郎姆洛的反对,他举起金属胳膊用力摇晃着,“算了,他看我已经够不顺眼了,这次肯定又都到我头上。”


“那就回去睡觉吧。”冬兵接着说。


郎姆洛半低下头思考着。貌似目前只有这个解决方法了。


下了飞机,两人刚要回宿舍,特战队就跟了上来,


“队长,去喝一杯吧!”


“对啊,你不是说每次都请活着回来的人喝酒么?”


郎姆洛停下脚步,而冬兵则置若罔闻的继续向前走。


“队长,嘿,队长!”队员们七嘴八舌的喊。


“老大!”连罗林斯都掺和进来。


郎姆洛只得追上几步拉住在暂驻在他身体里的冬兵,“Win。。。郎姆洛,去喝酒。”


他的举动反倒让全场都安静了,冬兵一般不会参加任务之后的余兴节目。


冬兵回头不耐烦的看了看特战队,又看了看自己面孔后面的郎姆洛,勉强点点头。


一帮小伙子立即拥簇着冬兵欢天喜地的走向神盾地下室的酒吧,把郎姆洛抛在后面。


真正的队长小声骂了一句,跟上人群。


 


“你总不喜欢和我坐在一起。”冬兵将一小杯伏特加灌进嘴里。


“我说了,如果谁都知道我上了美国队长的超级好友,就没办法混下去了。” 朗姆洛用右手拇指摩擦着杯沿,在金属手连续捏碎两个杯子后,他决定只用右手拿东西。


“上了?如果你换一个词,就能好一点——比如交往?”冬兵的脸红了,但朗姆洛知道这不是因为害羞:“喂,这是你第几杯酒了?”


冬兵又把自己的酒杯倒满,“到底谁才是一百岁的人?承认咱们在一起怎么了?在九头蛇的时候你怕他们杀了你,现在你还顾虑什么?怕我会影响你向前台姑娘放电?”


“嘿嘿嘿,Winter,你喝多了。”朗姆洛夺走了酒杯,但冬兵开始直接把酒瓶里的酒向嘴里倒。


“停下,我的肝脏里可没有超级血清!”朗姆洛想趁身体的优势强行抢走酒瓶,但冬兵迅速喝干了最后一滴,然后咣的一声把酒瓶摔倒地上。


玻璃碎裂的声音立即起了全场静音效果,全体特战队员的目光齐刷刷向两人投过来。


众人眼中,满面通红的特战队长握紧拳头,冲着一副心虚模样的冬兵喊:


“你就是没胆子!你只想和我上床!我是个蠢货才这么相信你!”


超级战士立刻站起来,铁胳膊搂住特战队长的腰,右手捂住他的嘴,“好了,你喝多了,别闹。”


特战队长挣扎着,但总也挣脱不开超级战士的怀抱,两人纠缠在一起。


“队……队长。”一个年轻一点的队员先从目瞪口呆中缓或劲儿,向前走了一步。


超级战士看着那个队员,犹豫之际,特战队长推开了他的胳膊,用湿润的眼睛看了一眼众人,扭头搂住超级战士的脖子,对着嘴唇狠狠吻了上去。


这一次,连最会假装镇定的罗林斯都快晕过去了,而其他队员已经进入大脑空白状态。


铁胳膊的超级战士也惊的愣住了,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搂着特战队长的腰,将强壮的男人直接抗到肩膀上,向屋外走去。


“喂,你,要干什么?”罗林斯颤颤巍巍的问。


“我带他去睡觉!”超级战士气急败坏的回答,两步走出人们的视线。


强烈的精神震撼仍残留在酒吧中,持续了数小时之久。


肉渣点我,勿骂


郎姆洛看着冬兵,竟然多少对这个小混蛋产生了一丝同情,想问一下疼不疼,但立即反应到,疼不疼其实自己最清楚。以超级战士的恢复能力,过了一晚上还不能好好走路,可见昨天疼得多厉害。看来以后需要好好教育一下小混蛋在上面的技术,或者干脆把这家伙永远压在下面。不过现在还不是担心这些的时候。昨晚冬兵在特战队面前,代表自己公然出柜,他苦心隐瞒多年塑造的硬汉形象估计就此毁于一旦了。将来怎么继续在队长的位置上坐稳,才是最大的问题。


两人快速的洗了个澡。早会的时间就快到了,郎姆洛决定迎着头皮先顶上去再说,拉着冬兵出了门。


“不需要我先出去,你过一会儿再出门么?”冬兵疑惑的问,为了避免嫌疑,以往两人一起过夜后都会分着出门。


“你演了那么一出戏,咱们还有什么可装的?”郎姆洛苦笑着摇摇头。


冬兵想了想,嘴角竟稍稍翘起来一些,“那就是以后可以公开和你在一起了?”


郎姆洛没表态,算是默认了。


超级战士一向呆板的脸上罕见的灿烂又甜蜜的笑容。


郎姆洛看着冬兵,那笑容让他出了神,过了一会儿才问道,“你真的这么在意这些?”


冬兵装做不在乎的哼了一声,但脸上的笑却藏不住。


郎姆洛扯了一把冬兵因为笑容而鼓起来的面颊,若有所思的走向会议室。


 


他刚一进门,乱哄哄的屋里突然安静下来了,队员一半假装在看手机,一半忍不住盯着他看。紧跟着,冬兵面容疲惫又满足的揉着腰走进房间,让假装看手机的队员也矜持不住,将目光齐刷刷投过来。


郎姆洛走到前面,清了清嗓子,“昨天的任务报告。”


没有一个人有反应,所有人都看着超级战士,郎姆洛扭过头,那个冷血杀手正站在他旁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爱意。


这家伙,至于这么高兴么?


“我说任务报告!”他拍了下桌子,大声吼道。这时队员才如梦方醒般翻找起文件夹。


 


任务总结还算顺利的结束了,郎姆洛自觉的留到最后才走。冬兵先走一步去找他的老朋友了,超级战士前脚刚出门,罗林斯就凑了上来。


“什么都别说,头儿,什么都别说。”副队满面真诚,“你能看上他,算是让那家伙走运了。我们兄弟们都商量好了,要是那家伙敢不对你负责,我们赔上命也要帮你教训他!”


郎姆洛愣住了,瞠目结舌不知该说什么。


罗林斯明显把这当作是郎姆洛被自己感动得说不出话,大手狠狠拍了下他的肩膀,“队长,要有自信,我们都看好你。”说完潇洒的转身离开。


郎姆洛醒悟过来想大声骂人时,副队早就走没影了。


晚餐时,冬兵公然坐到了郎姆洛身旁,亲昵的从郎姆洛盘子里切走一块肉,又体贴的将自己盘子里的蔬菜拨给对方。


郎姆洛强忍住忽视了四面八方满怀祝福和关爱的目光,装做自然轻松的问,“今天过的怎么样?”


“计算机控制室那个戴眼镜的男人,从我旁边走过去,叫我bitch。”冬兵熟练的将肉切成正好能塞满一嘴的大小。


郎姆洛干笑了一声,那个家伙很久以前就开始向他抛媚眼,但自己从来没有理会过。不过由此看来,自己与冬兵的关系应该已经传遍全世界了。


“那个,Rogers说什么了?”郎姆洛忍不住问。


冬兵没出声。


“没事儿,我知道他恨我。我不在乎。”他叹了口气,心想八成美国队长会认为是自己硬把冬兵掰弯的。


咕嘟一声,冬兵把嘴里的肉咽了下去,原来刚才的沉默是因为嘴里全是食物,


“Steve说要让我戴套。”


朗姆洛惊讶的同时,不禁感叹自己的小人之心,美国队长果然心胸宽阔正义凌然。


“他说让我注意一点,谁知道你有什么病。”


朗姆洛差点把嘴里的菜喷出来。


但是往好处想,这就算美国队长接受自己与冬兵交往的现实了。


 


之后的生活似乎没有太大变化,除了冬兵名正言顺的搬进了朗姆洛宿舍,其他都在照常进行。


但朗姆洛发现冬兵逐渐变得不同,往日冰雪般僵硬的脸上,表情逐渐变得柔和,笑容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他的嘴角,莫名其妙发脾气的次数也急剧减少。


很明显,冬兵更快乐了,被冰封了七十年的冷血杀手,在进入与这段公开的的关系中,可以尽情的表达爱,感受被爱之后,过去磨难造成的创伤正在愈合,而那个善良的属于James Barnes的灵魂在潜移默化中成长。


 


冬兵其实很讨厌心理医生,每次心理咨询都蛮不情愿,要让朗姆洛连哄带骗的劝去。但这次朗姆洛拉着他的手把他送到咨询室的门口。超级战士头一次在推开门之前回过头,安慰起紧张的朗姆洛:“没关系,我感觉很好。”


朗姆洛在门外的沙发上坐下来,不安的搅动手指。洞察事件结束后,神盾刚找回冬兵时,必须使用束缚带才能对他进行检查,之后情况稍好,但接触医疗人员的时候,还要整个特战队全副武装的站在门口待命。最近一段时间,虽然只有朗姆洛一个人以“以防万一”为由守在门口,但为了避嫌,朗姆洛总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沉着脸让冬兵一个人走在前面,和自己保持距离。


也许冬兵一直期待着在独自面对医生,面对自己心中不可磨灭的阴影前,得到一些来自爱人的安慰,朗姆洛在柔软的沙发上心神不宁的皱着眉。


比预想的时间短得多,门就打开了,冬兵轻松的走出来,“Robinson医生想和你谈谈。”


身经百战的特战队长吞咽了一下口水,硬着头皮走进屋。


出乎意料,心理医生对冬兵的进步赞不绝口。


“无论你做了什么,坚持做下去,这对他的恢复是个很好的影响。”


朗姆洛冲着医生点点头,但他其实真想不起来最近自己做了什么,虽然公开了关系,但冬兵和他自己都不是会当众亲昵的人,而私下里,他觉得自己一直对冬兵很好,把小混蛋宠得无法无天,可不是一两天就能做到的。要说不同,也就是平时敢于多拉拉手,偶尔搂搂肩膀。哦对了,自从亲自体验过粗暴性%……&爱后,他在床上更加温柔了。


这些对郎姆洛自己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他想不到会对冬兵产生这么大的作用,他多少有一点点后悔,没有更早勇敢的踏出这一步。


“所以,你想要什么奖励?”朗姆洛搂着超级战士的腰,躺在床上亲吻他的脖子。


“当我是小孩么,看了医生还要吃糖?”冬兵扬起头,舒服的眯起眼睛。


“你永远是我的小宝贝儿。”朗姆洛用手指拨弄棕色柔软的头发,“要不然,再让你上我一次?”


冬兵愣了一下,然后尴尬的笑了,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算了,疼。”


郎姆洛费了好大劲儿,才忍住没有爆笑出来,憋得胸口发闷。他又亲了一下冬兵撅起来的嘴唇,看着超级战士可称作美丽的面孔,有了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但或许没有那么不切实际?


 


冬兵不太高兴。他当然不是杀人狂,也希望所有任务都能顺利完成,但今天的任务实在太无趣了。在一座早就被清剿得干干净净,连哪儿有老鼠洞都记录在案的九头蛇基地进行爆破,根本用不上整个特战队出马。而且朗姆洛还又紧张又兴奋,昨晚都没睡好觉。


超级战士无聊的左右张望着,他的职责是侦查守卫,保证特战队安全的将所有炸药都安放到正确的地点。但是这个荒凉的地方,有什么可守卫的?九头蛇的余党还会来阻止他们炸掉废墟么?


朗姆洛紧绷着脸,拿着图纸细细的检查每一处起爆点,根部顾不上和冬兵说话。这又让冬兵多少有一些紧张。在战场上,他还是相信这个老练的战士的。既然这个任务让朗姆洛如此紧张,一定格外重要。于是他也握紧了枪,


可是周围实在没有任何危险的信号,天擦黑了,朗姆洛围着旧基地转了好几圈,反复确认后,终于满意的点了下头,做了个撤退的手势。


这就结束了?冬兵翻了个白眼,这简直是他参加过的最无聊的任务了,特战队又不是爆破组,他需要和Steve好好谈谈,不能因为怕他受伤或者生朗姆洛的气,就给他们安排这些闲差。


朗姆洛领着他爬上不远处的一个小山丘,面对着装满炸药的旧基地。特战队员悄无声息的退开,山顶只剩下朗姆洛和冬兵两个人。


“还要亲眼确定炸完了才能走,对么?”冬兵不耐烦的问。


朗姆洛含糊的说了句什么应付过去,手放在口袋里,像是抓着什么东西。


夕阳西下,黑夜笼罩天空,只有地平线上泛着最后一丝亮光。


朗姆洛指了一下不远处的基地,“注意看,要爆破了。”


爆炸有什么可看的?冬兵见多了,他从朗姆洛没出生时就对爆炸见怪不怪了。最近朗姆洛确实有点不正常,休息时总不在房间,不知跑到哪儿去了。今天竟然还把爆破当成了大任务,做得一丝不苟毫无怨言。


冬兵绞尽脑汁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怎么了。莫非这就是男人的更年期?


爆炸声中断了冬兵脑中的胡思乱想,这声音很奇怪,并不是那种毁灭性的刺耳的声音,伴着不算强烈的声音,五彩斑斓的火花升到空中,向四面八方炸开。


绚烂的礼花以夕阳残留的余辉为背景,点亮了天空。数不清的细小光点闪耀着,变化着颜色,随柔和的晚风飘落。


冬兵冲着天空发了一会儿呆。真的很美。他有多久没看过礼花了?估计快一个世纪了吧。绚丽的火光将他带回童年,无忧无虑,仿佛这几十年的磨难从未发生过。


他微笑着轻叹了口气,突然有冲动想搂住朗姆洛的肩膀。


但将视线从天空移下来,才发现——


朗姆洛不见了!


明明刚才就肩并肩站在他身旁啊?冬兵着急的伸长了脖子向四面八方的远处看,根本没有人影,站在他后面的特战队员一个个表情诡异。


“朗姆洛呢!”他冲着后面大声吼。


竟然没人回答,犹豫了几秒,罗林斯才伸出手指向冬兵脚下。


冬兵低下头,特战队长正面容扭曲的半跪在地上,怪不得向远处找看不见。


他立即也跪了下来扶住朗姆洛,“怎么了?受伤了?”


“唔。。。”朗姆洛窘迫拉紧了嘴角,用力眨了下眼睛。


“烟尘进眼睛了?”


朗姆洛有点绝望的垂下头。


“嘿,谁带急救包了?愣着干什么!”冬兵扭头冲着站成一排呆若木鸡的特战队喊。


当然没有一个人做出反应。


“你到底怎么了?哪儿不舒服?能不能站起来?”冬兵有些慌张,又有些生气,到底发生了什么?


朗姆洛深吸了口气,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颤抖的将攥着拳头的手伸出来,在冬兵面前打开手掌。


掌心中是一个简单朴素,却发出细腻光泽的金属圆环。


冬兵愣了一下,伸出左臂,撸起袖子,转动胳膊检查起来,“我的零件掉了?你在哪儿捡的?”


朗姆洛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抓住冬兵的右手,牢牢固定住,将那个小圆环套进冬兵右手无名指,


“小混蛋,我求婚呢,你瞎闹什么!”


冬兵彻底傻了,和朗姆洛大眼瞪小眼的对视着,无意识的说,“噢,对不起。”


“有什么可对不起的!你到底同样不同意!”朗姆洛瞪着冬兵呆滞的目光吼。


“。。。。。。”冬兵说不出话,手不由自主的抖起来。


朗姆洛用双手握住超级战士血肉的手,“Winter,嗯。”他突然像是哽住了,咽了下口水,费了很大劲一般开口,“Winter,结婚吧。咱们结婚吧。”


冬兵低头看着大小正好,稳稳套在无名指上的戒指。素面的金属和手指的皮肤几乎完美的搭配在一起,仿佛本就该如此。接着,眼前的画面模糊了。


前任的超级杀手,现任的神盾特战队核心战士,James Barnes,aka冬兵,点了下头。


接着他被黑发的特战队长熊抱住,勒得喘不过气,下一秒,整个特战队欢呼着扑了过来,叠罗汉一样把队长和王牌战士抱着压在地上。


匕首鞘,战靴,枪柄,硬邦邦的东西压在冬兵身上,他知道,他永远不会过上平静的生活,他们的未来绝不会一帆风顺。


但从此,他有了个家,无论遇到怎样的困境,他都不用再一个人面对。



评论

热度(89)

  1. 黑发猫妖adave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