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焦糖苹果和冰淇淋2.6

碳烤蘑菇:

                                                                        


2.6


Bucky不在家。


米白的胖兔子风铃正在门楣上叮铃叮铃地个不停,Bucky出门时喜欢将它挂在门口。这个陶瓷风铃是他们在集市上买的——当时Bucky盯着Steve,从一堆风铃中挑出个竖着的耳朵上缀着两道金黄的白胖兔子。


如果Bucky不在家,他很可能在杜路莎夫人的后院里,老夫人的院子里有条花廊,一直延伸到临海的山崖。莉莉娅要推着杜路莎夫人的轮椅走到那儿的木栈道是挺吃力的,她时常请Bucky帮忙,并邀请他度过下午茶的时光。


Steve锁起眉头。


门口青色阶梯和棕色软垫上被糊上几块混杂着叶片和青草的墨色泥块,泥块散发着冬日树林里的湿冷气味,那气味一直延伸进门缝里。侧边的窗棱上也粘上了几点,他们的窗户大开。


Steve听见屋里传来隐隐约约的水声,有人在他们的浴室里。


他们的屋里有个陌生的访客。 


Steve把画架轻轻地放在地板上,浴室的水声停了,随后是浴室门滑动的声响。


不明的入侵者毫不掩饰自己的动作,Steve顿时也疑惑了,至少屋里的人多半不是追踪他和Bucky的人,那些人的行事风格不会如此虚张声势。


他轻手轻脚地打开门,走进屋子。随即他们的冰箱门发出砰的一声,入侵者直起身,惬意地打开一听啤酒,顺带望向走进屋的租客。


“哦,天哪!”Steve迅速偏过头,移开视线,他甚至抬手挡住了余光。


“你从哪来的,甜心?”陌生的访客毫不在意地挺起圆润饱满的光裸胸部,她灌了一口啤酒,顺便擦了擦头发,那块半盖在黑色长发上的浴巾大概是她唯一的遮盖。


*****


Steve从来都不擅长应付姑娘们,美国队长甚至从不曾瞄过和他一起跳舞的,几百个姑娘们的短裙和大腿,哪怕一眼。


——而站在他们冰箱前的姑娘连短裙都没穿。


“请穿上衣服,女士。”Steve尴尬地捂着眼睛,他真该庆幸Bucky不在家。


“噢,你真可爱。”身材傲人的年轻女子调笑一声,她轻盈的脚步声一直延伸到沙发上,那上面的靠垫发出窸窣的摩擦声。


女子在沙发上舒展了一下身子,她捞过浴巾,漫不经心地擦起身上的水珠。


“为什么你会在我丈夫的屋子里,甜心?”她挑起性感的尾音,笑着问道。


“什么?”Steve一愣,他仍然盖着眼睛,“谁是你的丈夫?”


Steve正疑惑,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快速敲打在石板路上,皮鞋的鞋刮擦在石头上十分刺耳,又一个人闯了Steve和Bucky的屋子。


“玛丽!”安德烈先生径直冲进客厅,他正要扑向沙发时,一个靠枕毫不客气地砸在他脸上。


“别激动,安德烈。”女子的声音带着警告,“我可还没原谅你。”


Steve的余光只限制在安德烈身上,他的邻居抖了抖干瘦的身体,克制着不敢上前。


“至少你先穿上衣服,玛丽。”安德烈说着,狠狠地瞪着一旁的Steve。


Steve连忙用目光表示赞同——他不介意接待邻居夫妇,但前提是他们的邻居太太在Bucky回来之前能穿好衣服。


 


五分钟后,Steve听到了Bucky的脚步声,而他们的邻居夫妇还在无意义地争论——或者说一位在苦苦恳求,另一位在严词指责。从安德烈的表情来看,他还未能说服自己的妻子穿上衣服。


Steve无奈走出他们的屋子,在门口拦下了Bucky。


“有人?”Bucky蹙起眉头,他的下唇紧紧抿着,代表他并不高兴。


“我们的邻居遇到困难了。”Steve耸耸肩,他抬起手臂,把Bucky环抱起来,严严实实地挡住Bucky投进屋内的视线。


“为什么他们在里面?”Bucky仍然很不高兴,他像一只划定了领地的野生动物,领地被入侵让他浑身不自在。


“很复杂。”Steve吻着Bucky的额角安抚他,“我们暂时出去走走。”


“为什么?”Bucky的眉间更紧了,看着Steve的眼睛充满了不解。


“Bucky——”Steve赶忙在Bucky的唇角下落下几个轻吻,他收紧自己的手臂,“我保证海边的夜景肯定很美,我们可以在那儿烤几条鱼吃,你不想去吗?”


 


Bucky仰头看Steve,他很安静,也不说话,只是又咬着下唇了,眼神里满是犹豫与疑惑。


他不愿意,Steve知道,他捧着Bucky的脸,正想解释。


 


“噢,孩子们,你们该回家做这些。”


 他们坐在轮椅上的房东老太太恰好被孙女推着出了前院。杜路莎夫人扶了扶眼镜,佯装指责地对他们笑道。


“抱歉。”Steve红着脸停下轻吻,他放松手臂,手掌滑到Bucky的腰部,轻轻揽住。


“他们吵起来了?”莉莉娅指了指他们的屋子,那里面正传来哐当几声重响,像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Bucky的脸色彻底沉下来了,如果不是Steve紧紧环住他的腰,恐怕他早冲进去了。


“安德烈先生的妻子来了。”Steve无奈地苦笑道。


“不像话。”杜路莎夫人皱起眉,她取下轮椅旁的银色拐杖,不轻不重地敲了几下石阶。“你们两个别给邻居添麻烦!”她喊道。


屋里一下安静下去。像奇迹一般,几秒钟后,安德烈先生和他的妻子玛丽毕恭毕敬地出现在门口。


“我们很抱歉。”安德烈先生低着头,却不是朝Steve,而是朝着杜路莎夫人。


玛丽双手抱胸,她穿着安德烈先生的黑色长风衣,“抱歉,夫人。”她说。


她是一位风姿卓越的女子,比一般姑娘们高上许多,身形矫健,虽然她稍稍低着头,可她沉静的目光中带着几分被掩盖的凌厉,让Steve想到了Natasha。


“我让你们过来可不是为了听你们吵架。”杜路莎夫人用指责的目光打量着这对奇异的夫妇。


他们两人都没说话,低着头,乖得像刚出生的鸡仔。


“快回去吧,别走错了。”杜路莎夫人挥了挥手,安德烈先生和玛丽如临大赦,他们快速走回隔壁的木屋,不一会,隔壁屋里又传来了模糊的争论声。


“我很抱歉,请原谅他们的失礼。”杜路莎夫人叹了口气,她向Bucky伸出手,Bucky没动,他让老妇人握住他血脉跳动的那只手掌,她还轻轻拍了几下他的手背。


Bucky没说话,但他垂下眼帘,紧绷的肌肉也放松了许多,他轻轻点了点头。


“等他们和好了,我让他们来道歉。”看到Bucky放松了嘴角,老妇人开心地笑了起来。


“他们会和好吗?”莉莉娅怀疑地插了句话。


“哦,亲爱的,不是每段婚姻都那么平和的。”杜路莎夫人眨眨眼睛,“每对情侣的相处方式都不一样,当然我也希望他们像Rogers先生和James那样和睦恩爱,至少不吵架,是的,至少不要整天嘈嘈嚷嚷的,吵得人头疼。”


Bucky抬头,忽然看了Steve一眼。Steve温柔地笑着,他不留痕迹地碰了碰Bucky的肩膀。


“不过别看他们那样,安德烈的婚姻生活已经是他们家族里最稳定的了。”杜路莎夫人补充道,“好了,我们该回去了,孩子们。”


她放开了Bucky的手,与Steve道别。


Bucky靠向Steve,Steve摸摸Bucky的后背,Bucky似乎又陷入了沉默中。


*****


他们的客厅看起来乱糟糟的。一脸不高兴的猫咪枕头落在地上,塑料的置物筒滚到墙角。沙发上还搭着半湿的毛巾。


Bucky紧锁着眉头,他和Steve花了十几分钟把乱七八糟的东西收拾好。他们换了沙发的垫子,可Bucky还是能嗅到滞留在把手上的潮湿水汽。


“Bucky?”Steve抚上Bucky的脸颊,把遮住他脸颊的几缕头发别到耳后,“想什么那么出神呢?”Steve笑着问道。


“气味。”Bucky回答,声音闷闷的。


“什么?”


Bucky伸手环住Steve的肩膀,他手臂忽然使力,几乎要半挂在Steve身上,同时他弓起腰,修长的双腿绞住Steve的臀部,稍稍用力一夹就把Steve掀翻在沙发上。


“Buck……”Steve躺在沙发上,Bucky太乐衷于把他掀翻了。


Bucky半跪在沙发上,他的膝盖跨在Steve身侧,他俯下身,湿润的呼吸撒在Steve颈侧,像野猫嗅着新品种的猫粮似的。


带着体温的指尖解开Steve的裤头,一下滑了进去。


Steve深吸一口气,他忽然明白Bucky刚才所说的“气味”是什么意思了。


腰间的力道让Bucky沉下身,Steve的手臂圈住他的后腰,他们的胯部撞在一起,热得发烫,然后Steve冰冷的手指撑起了他运动裤的边缘,两只大手探了进去,Bucky发出一声呻吟,他的臀部被掌心用力包裹住。Bucky觉得那儿的皮肤被Steve揉得软下去,又烫得不得了,他仿佛能看到Steve的指缝稍稍陷进肉里。


“别担心,Buck。”Steve与他交换了一个湿漉漉的吻,“我们能处理这件事。”


*****


Bucky仰头看向落地窗,窗外的景色倒着,他的手臂懒洋洋地伸过头顶,手背几乎快碰到了木地板。


邻居的吵闹声不知啥时停止了,周围很安静,只有粘滞的水声。落地窗外的野猫团成一个倒立的球,半眯着眼睛看着Bucky。


Bucky随着阵阵带着暖意的快感小幅度地蹭着沙发,他们的沙发现在一团糟,身下尽是湿漉漉,黏糊糊的液体,空气里浮满了浓烈的腥味。


他听到一阵剧烈的喘息,隔了几秒才发现是自己的喉咙里溢出的,他挣动的膝盖擦过Steve流畅结实的背肌线条,膝盖顺着那处滑下去,在一处凹凸不平的皮肤处轻轻摩擦起来。


“还,还疼吗?”Bucky喘着气,问道。


“那儿早就好了,Bucky。”Steve声音含糊,他不得不让Bucky的器官滑出口腔一些,又想要安抚Bucky,他的舌尖一下舔过渗出液体的顶端。


Bucky的身体颤了几下,溢出更多的声音。


“别想那么多,宝贝。特别在男朋友给你做口活时。”Steve笑着吻了吻柱身,他们都释放过两次了,现在的温存带着慵懒和有条不紊。


“他们吵架……但是她只是用枕头扔他。”Bucky的声音断断续续的。


“那下次你也用枕头扔我好了。”Steve笑着安慰,但他知道Bucky还是会纠结,Bucky每次都会花很长的时间亲吻那三个弹痕,无论Steve开导过多少次。


Steve很快把被弄得湿淋淋的器官重新纳入口中,他吞得很深,一直到Bucky完全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像小动物一般的呜咽声。


*****


梦里金色的阳光在窗台上延续,Bucky睁开眼,他已经很多天没梦到凛冽的风雪了。


焦糖苹果的气味从楼下飘了上来,Bucky裹住一个薄被单,循着香味下了楼。


Steve总是能把焦糖苹果煎得很香,他一点不吝啬地放入黄油,虽然那看上去不太符合健康频道的建议,可Steve不担心过多的脂肪,他们的运动量足够,何况那香味足以把Bucky引来。


等他们刚刚吃完冰淇淋,门铃忽然响了起来。Steve让Bucky上楼穿衣服,才去开门。


门口的邻居夫妇让Steve惊讶不已,他们站在一起,看上去确实和好了,玛丽递给Steve一个精致的蛋糕,上面用香甜的奶油写上了“Thank you"


“昨天的事,我们很抱歉。”玛丽耸了耸肩膀。


“谢谢。”Steve接了过来,“你的手艺真好。”


“那是我做的。”安德烈抱起手臂,看起来不太高兴,他似乎很担心Steve和玛丽碰面,没说几句就拉走了自己的妻子。


 


“那是什么?”套好衣服的Bucky问。


“邻居的谢礼。”Steve拎着蛋糕,笑着说道。


 


安德烈先生的奶油小蛋糕很好吃,他连送了他们两个礼拜。后来Steve向他借了蛋糕食谱,而Bucky也觉得安德烈先生不那么讨厌了。



评论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