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Baby Blue Eight

Tougue:

Baby Blue   

 
 

EIGHT    

 
 

        在Bucky失手摔坏第二个杯子的时候,Steve急急忙忙的来到了厨房。  

 
 

        这次没有那么幸运,Bucky围着围裙,挽起袖子露出半截手臂,手指上被划开了两厘米左右的口子,血液混着水滴到地上。  

 
 

        Bucky盯着地上的白瓷片,直到Steve赶忙从浴室里拿来急救箱抓起他的手时,迟钝的痛觉和触碰才让他回过神来,他下意识性的抽回手指。

 
 

        Steve踢开了周围的瓷片,把急救箱放在料理台上。卫生棉,酒精。  

 
 

        一两厘米的小划口对他们来说都算不了什么。 

 
 

         “我做梦了。”Bucky的金属臂撑在料理台上,“……有人告诉我你死了。”  

 
 

         Steve错愕的抬起头看着他,小心翼翼包上纱布的手顿了顿,“……什么?”  

 
 

         “一个实验室,我在床上,皮带捆着。”Bucky垂下眼睛,“Zola。”  

 
 

        Steve彻底停下了动作。 

 
 

        “他说'Captain America已经死了一个月了',还有什么实验项目,使用价值,放进冷冻舱。”Bucky顿了顿,然后张了张口,说:“Zola是谁?”  

 
 

         Steve看了他两三秒,然后低下头粘好纱布。然后握住他的手。 

 
 

         “HYDRA的成员之一。”  

 
 

         “我看过资料,我们以前都'死'过一次。”Bucky动了动手指,微微眨了眨眼,那个梦充满了绝望和压抑,当他醒来时,发现眼角流出的泪水濡湿了枕头。他下意识的寻找Steve,他很庆幸的发现床头另一边的人正沉沉的睡着,没有醒来的迹象。他悄悄的靠近他,把食指放在他鼻子的下方,像是在确认什么。  

 
 

        Steve轻轻揽着他,安抚似的轻抚着他的背。  “我会陪着你的,一直到最后。”     

 
 

        手机不适时的响起来。Steve匆匆忙忙的打扫了狼藉,和Bucky一起赶到了SHIELD。 

 
 

        Steve在大厅看到了Natasha。她穿着棕色的风衣,正在跟Hill交谈。  

 
 

         “下午好,Steve。”红发女郎转过身来,顺直的红发随着她的动作甩出一个漂亮的弧度。

 
 

         “我以为你会离开的更久一点。”

 
 

        “看起来你希望我离开的更久一点。”Natasha歪了歪头,然后注意到了Bucky。  

 
 

        她露出了微微惊讶的表情,Bucky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手往口袋里缩了缩,碰到了伤口微微发疼。 

 
 

        “你给他剪头发了?”Natasha转而弯起了嘴角笑了起来,她对于Barnes的形象还停留在那个留着中长发盖住半边脸神情阴郁的男人。

 
 

        “Hey,我能叫你James吗?”Natsha伸出了手。 

 
 

         Bucky把右手从口袋里拔了出来,尽管它还包着纱布,然后握住了Natasha的手。 

 
 

         “Natasha,Natasha Romanova 。”  然后Bucky轻微的笑了,微微翘起的食指让他们的握手显得不那么死板。  

 
 

         “James Barnes。”  

 
 

         除了Bucky之外的在场三人都为Bucky这种脱口而出的姓名介绍微微差异,他们以为这对于Bucky来说或许是不小的一关,然而Bucky的表现让他们本来准备好的圆场的说辞都泡了汤。

 
 

         “好的,那么……”Natasha看了看Steve和Bucky,“Cap,任务相关人员都在六楼的备战室,你们在飞机上做任务交接。” 

 
 

         Steve点了点头,随Hill一起快步离开,在电梯门口不忘回头往Bucky和Natasha的方向看了看。 

 
 

         “他挺让人放心的。”Natasha看着Steve的动作挑了挑眉。

 
 

         “不让人放心。”Bucky抿了抿唇。  

 
 

        Natasha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  

 
 

        他们经历了一段相当狼狈的时期。SHIELD大部分的秘密被曝光,政府和媒体紧抓着他们不放,HYDRA伺机而动走到阳光下来,他们分不清楚周遭的人是敌是友。大部分幸存下来的特工进入了私人企业请求庇护。然而他们绝不会被瓦解,他们一点点的拼凑起来,夺回了自己的权利,捍卫自己的信仰。

 
 

         Natasha陪着Bucky在SHIELD大厅里的休息椅上坐下,她看了看表,估摸着这次任务可能要花上四个小时。 

 
 

         “最近怎样?我记得Steve一开始适应的并不怎么顺利。” 

 
 

         Bucky微微转过头。 

 
 

         “他的不适应症表现就是生气,埋怨SHIELD为什么不干脆把他扔在冰窟窿里冻死。”  Natasha看见Bucky微微垂下了眼睛。第一次见面她甚至没有看见他,而第二次她勉强看清楚Winter Soldier的样子,而现在第三次,她不得不承认这个流传了五十年令人闻风丧胆的鬼故事有一双能紧紧抓住人视线的眼睛。

 
 

        虽然美国队长这个带着老式英雄主义的故事并不完全是她的菜,但真人远比照片上英俊得多。

 
 

         “他们花了五天时间才把他带着冰整块从机舱里取出来,然后带回了美国解冻。”Natasha用手指比划了一下,“他们以为得到的只有尸体了,不过Steve给他们的惊喜远远超过了预期。飞机坠落时的温度融化了冰层,他才得以被保存在冰块里,那可真是冷。”  

 
 

         Bucky依旧一言不发,然而Natasha知道他正认真的听着。“当时我在波兰,不过他们留了全程录像。如果你感兴趣我想Coulson会很乐意给你来一场'电影'专场。” 

 
 

         Bucky摇了摇头,用左手拨了拨纱布翘起来的一角。  

 
 

         Natasha拉了拉衣领,看着Bucky的小动作,想着这还真是单方面的交流,虽然她已经看过Bucky的体检报告了,特别是心理那一块。交流障碍,焦虑症,或许Natasha还能列出来更多。  

 
 

        她开始想象着Steve在家里跟Bucky交流的时候也是一人问一人点头摇头的模式,不过她觉得也可能不是。然后她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简讯。 

 
 

         大约十分钟后Clint穿着浅灰色高领毛衣,手里拿着几个外卖纸袋从SHIELD大门走进来,通过了面部扫描后扫了一圈大厅看到了坐在休息区的Natasha和Bucky。

        前者对他招了招手,而后者只是微微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Natasha饶有兴致的看着Clint看见Bucky时毫不掩饰的拧紧了眉头,鉴于Bucky一直都是面色不善,而Clint一般在陌生人面前都是一副严肃的面孔,居然跟Bucky此时有些相似。

 
 

        Natasha为了防止自己笑出声来,轻轻咳嗽了一声。  

 
 

       “Winter Soldier?”Clint把手里的纸袋递给了Natasha。  

 
 

        Bucky把视线从Clint脸上移到了Natasha脸上,后者娴熟的拿出了纸袋里的热饮递给了Bucky。  

 
 

        Bucky犹豫了一下接过了。  

 
 

        看着Bucky像拿着危险物品一样端着它不动,Clint一边把另一杯掏出来递给Natasha一边说:“热巧克力。”   

 
 

        Bucky摸了摸盖子,微微翘起着食指。 

 
 

        Natasha凑过来帮他拨开了饮用口。 

 
 

        Clint的眉头深的几乎能夹死苍蝇。      


 
 

        等他们缓慢的享用完“下午茶”,差不多是下午六时。Natasha不停的戳动着手机屏,发出小怪物被击中时滑稽的声音,它震动了一下,Natasha停止了动作,然后一把把手机收回口袋里。 

 
 

        “去医院。”Natasha站起来从口袋里掏出钥匙甩给Clint。  

 
 

        正是下班高峰期,Clink开着车抄小道才把预计堵车三十分钟堪堪压缩到了十五分钟。

 
 

        在此期间Bucky不止一次试图直接跳车徒步跑过去。  

 
 

         Natasha的高跟鞋踩得医院地板一阵清响。手术室的灯亮着,Bucky手里还握着那个空了的杯子。两三个还穿着防弹背心的特工坐在走廊两旁的椅子上。  Bucky快步向抢救室走过去,但在路过急救室时脚步停顿了下来,然后转过身走了进去,关上门。  

 
 

         Natasha很惊讶那个杯子居然还完好无损的被Bucky捏在手里。 

 
 

        “看起来躺在手术台上的不是Steve。”  

 
 

         Natasha记得半年前,就在她要离开美国之前,Clint终于任务完成跳下了飞机。那天Natasha刚打完一场舌战,带着墨镜穿着黑色小礼服来接机。

 
 

         可怜的Clint显然是听说了SHIELD的变故,他拉了拉弓箭箱的背带刚看见打算和Natasha说话,就被抢了先。  

 
 

         “Winter Soldier已经浮出水面。”Natasha当时正嚼着口香糖,自那次从自动售货机买下三条口香糖并尝过一次之后,她不可否认她挺喜欢这个味道的。

 
 

        “什么?”Clint被突如其来起来的话题噎住了,然后他回忆起Natasha曾与他提起过这个名字,不过已经实在很久以前了,毕竟Winter Soldier已经停止活动了很久,“就是让你跟比基尼说拜拜的那个?” 

 
 

         Natasha点了点头,摘下了墨镜:“他叫James Barnes。” 

 
 

         “James Barnes?”Clint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很耳熟。”  

 
 

        “Cap曾经的队副。” 

 
 

         Clint愣了两三秒,然后爆发很大声的——“什么?!”   

 
 

         Steve坐在床上,看起来是刚做完笔录报告的样子。左手绑着纱布挂在胸前,脸上也是挂了彩。他放下了手中的任务报告,抬头看了来人。  “Bucky……”  

 
 

         Bucky走进来,用脚勾住关上了门,把手里的杯子往桌上一放,纸杯拼尽全力的发出了它最后的哀嚎。  

 
 

         响声在房间里回荡。

 
 

         Bucky扫视着Steve。 

 
 

        “手,怎么了。” 

 
 

        “子弹。”  

 
 

        “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现在。”

 

评论

热度(32)

  1. 黑发猫妖鲈鱼丸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