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盾冬 全美绯闻/Captain gossip 原著向温暖逗比文

EC大王漫威胤禛叉男控:

Tony看向沉默的冬兵,左手拇指与食指圈成圈,右手食指在其中里外来回了几下,“所以你和队长,真的是这种关系了?”

冬兵点了点头。

……

“Bucky?没事吧?”

Bucky扭头看向窗外,“他们问我是不是真的拿刀子捅了你。” 他抬手想要模仿Tony的手势,粗略比划了一下还是放下了手,“我承认了。” 

————————————————————————————-

1

第一次从Coulson口中得知自己的终身大事得到了全美国人民的高度关注,甚至被列为全美要事No.1时,Steve只是觉得这是个玩笑。

当然,不懂得约会女孩子专注于跑圈的队长即使处于全民视线中心也没法带给大众足够的八卦信息来源,也自然无法感受到群众的热情。队长长时间的独身不禁令全美国人民更加心急如焚却不动声色地关心着任何风吹草动,这直接导致了每一位美国公民都以为队长谋求幸福,搜寻一切罗曼史为己任,甚至于不论男女。

表面风平浪静暗地早已焦土化的状态令局长也忍不住想要提醒一句,然而面对着美国队长笔挺的军姿正直的面庞,浸淫官场多年如Fury也没办法开口跟他说:队长其实全美国人民都等着捕捉你的花边新闻。

Steve不明所以地看着面有难色的Fury,最终还是一无所知坦荡荡地走出了办公室,紧跟着就得知Bucky一身便装出现在美队博物馆里的消息。

Steve第一时间冲到了现场,入目是Bucky注视着影片的背影。

“Bucky?”他期待地呼唤着昔日同伴的名字,然后在对方复杂的目光中往前靠近了几步,再次开口,“Bucky?”

Steve Rogers。美国队长。Bucky盯着对方的脸,又回头反复地看那段影片。我真的认识他。

一时接收信息太多来不及消化的冬日战士用力地看了Steve一眼,然后快步从一边冲入人群跑了出去。

Steve下意识迈了一步又停下,只是望着人立刻消失的方向出神。

他想,他还会再来的吧。

此刻不习惯使用网络的队长不知道几分钟后他与Bucky深情凝视彼此/他深情远望对方离去的照片迅速侵占了各个网络客户端。再几分钟后,“出现在博物馆的神秘男子竟是他!”的解密与科普稿件就覆盖了每一个媒体。再然后,“美国队长与最佳拍档终于重逢”“原来他从未远去”“相见不相识,队长遥望无言”“他与他的对望”“队长尘封70年的往事”“生死隔不断70年之情”的标题依次被顶起刷新了热门搜索头条。

 

Fury看着险些被刷瘫痪的网络,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就犹豫了那么一秒没有开口,转眼间担心的事情就演变的如此离谱。他站起来来回踱步,顿了顿拨通了队长的电话,“队长,你在哪?”

“局长,我在博物馆。我有点私事需要处理。”美国队长停了一下,“是否有任务?”

“不,”Fury立马否定,随机坚定地开口,“事实上局里考虑给你放几天假,队长,享受假期吧。”

Steve看着就这样被挂断的电话,不疑有他地继续铺被子,然后安心地躺在了屏幕下方。

但冬日战士并没有出现。接连几天都是如此。

于是民众们有幸得见美国队长每天在博物馆门前晨练,绕着博物馆跑圈,坐在博物馆旁边的咖啡馆里写写画画的场景。淡定自如的如同他一直如此生活着。

于是热门搜索被“美国队长坚守在博物馆等待他的友人”“他的Barnes仍未出现”替换。各种论坛、主题帖、实况报道层出不同,民众们自发的利用闲暇时间在博物馆周围乱逛,时刻注意着是否有类似冬日战士的人物经过。

“‘毫无疑问,现在全美国的头等大事就是等待Barnes同志再次降临博物馆,让美国队长不必一天一天的失望下去。’我简直不敢相信,”Tony滑动着显示屏,“这就是全美国的头等大事?”他摊开手,夸张地耸肩,“伙计们,给我点反应。”

“这不算什么。”Clint走过来在显示屏上输入了一个网址,“看,已经开始有人大胆揣测二人之间的……你们懂的。”他的手指滑动着屏幕,不断弹出类似于两人当年如何亲密无间并肩作战托付性命于对方的言辞,以及其实Barnes同志最为配衬美国队长的结论,当然下面也有无数跟帖表示反对,美国队长应该拥有一个善良温柔的妻子这样的言论。“其实……”Clint努努嘴,轻声说了一句,“我有点被说服了。”

同样被逐渐说服的还有美国民众。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小,“旧时恋人”的关键词慢慢地压过了“友人”,舆论导向从探究与试探转变为……满心期待,并且所有人都默契地不会去主动询问什么,大家心疼着得不到失忆旧友相认的美国队长,“我们要维护美国队长的恋情只要他幸福”成为了共识。

 

专心围着博物馆例行锻炼的美国队长对此一无所知。

他唯一感受到变化的就是,最近博物馆受欢迎的程度空前热烈。

Steve停下步子,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欣慰地笑了。

 

2

在这样的万众期待中,冬日战士突然就再次出现了。

他出现的那样无声无息,等到有人注意到的时候,他已经不知道在突击队成员展前站了多久。

几分钟后得到群众通知的美国队长跑了过来。

Steve站到他的身边,Bucky没有逃开,也没有看他。

他们就这样静静地,相隔一拳的距离,并肩而站,一同注视着对Steve来说无比熟悉,对Bucky来说熟悉又陌生的队服。

“Bucky。”Steve轻声叫着他的名字。

冬日战士犹豫了一下,“我不是……”

“Bucky。”Steve再次轻声叫着,将手搭在了Bucky的肩膀上。

冬日战士立刻往后退了一步,却猛然发现不知何时刚才还人满为患的博物馆此刻只剩他们两个人,连大门都被关上了。

“Bucky,跟我回去好吗?”Steve真诚地望着他,他挣扎了片刻,还是仓皇地转过身,然后在破门而出的时候,震惊地看到门外密集地围堵着人群。

人群之中发出失望的声音。

像是有什么阴谋。

觉得危险的冬日战士赶紧戴上口罩小步跑开。

Steve叹气,却又觉得有所进步。他知道Bucky正在经历艰难的时刻。他会等。等他的老朋友迈出第一步。

 

Tony将网上的照片放大,照片中的两个人流露出心安的平和氛围,一起望着前方的背影令人不难联想到那些年他们是如何及肩走在杀敌的路上,相互依靠,唯有彼此。

图片下方的解说堆砌了大量辞藻来描述Barnes同志出现时队长柔情的呼唤期盼的神色,以及冬兵纠结的游移不定,最后对于美国队长希望Barnes同志跟他回去的提议被拒绝后队长长久的凝望描述简直令人心碎。

缠绵悱恻闻者动容。

Tony困惑地歪歪头,拿肩膀撞一下Clint,“我觉得我也有点被说服了。”

 

Barnes同志的第三次出现并没有相隔太久。

这次他甚至于是目标明确的,直直冲着在博物馆外一侧做引体向上训练的队长而去。

人们似乎感受到了这与众不同的氛围,紧张却又难掩激动地互相推搡着,尽量装作完全不在意实际上拼命绕来绕去观望着形势发展。

是的,Barnes同志,答应我们接受队长的提议吧!跟他走吧!

虽然对于周围群众明显过于热情的视线感到疑惑,但看到迎面走来的Bucky,Steve也没有心思去思考其他。他停下动作,看着Bucky在他面前站定,耐心地等待对方开口。

冬兵像是用尽了勇气,“我认得你。”

Steve微笑了起来,“跟我回去吧。”

此时阳光微醺,风不起,云慢涌,遥远的尘嚣噪杂不清。

一切都正好。

以及所有在场群众内心沸腾的无声的呐喊欢呼。

以及飞在高空进行现场转播的Tony。

 

/美国队长终于等到了他的Barnes同志,好的开始。/

 

多亏于Tony的实况播报,复仇者一众都以一种别样的平静迎接美国队长……的旧友到来。

Steve显得很开心,“Bucky Barnes。你们知道的。”

哦,当然,我们知道的。

复仇者一众依然保持着别样的平静。

然后队长却在心里感谢着大家,是的,他们都已知道Bucky被洗脑的事实,只是没想到大家可以这样平静的接受。

“我需要去跟局长说一声,”Steve说着,然后不确定地看向Bucky。

“放心吧队长。”Banner 博士温和的回应。

Steve报以感激的微笑,然后急匆匆地走出去。

房间里陷入安静。

“你好。”Banner 博士率先开口,“呃……早就听队长提起过你。”

冬日战士突然紧绷起来。

Coulson这时候闻风赶过来,在看到沙发上坐着的Barnes同志之后,立刻沉浸在了乱七八糟的思绪中,神色不定地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作为美国队长的忠实拥护者,他自然对这位Barnes同志不能更了解,从某一方面来说,他也同样期待着Barnes同志能够再次站到队长身旁,但是结合最近的传言……Coulson只能以复杂的目光表达自己又激动又不安的心境。

Tony显然没有被这非一般的尴尬气氛所影响,他决定单刀直入的,干净利落的,出其不意的,简洁爽快的,男人一般的,问出大家共同的疑惑。

嗯,来点直接的。

 

3

Tony看了一眼Clint,交换了一个迫不及待的眼神,挥挥手吸引沉默的冬兵的注意,左手拇指与食指圈成圈,右手食指在其中里外来回了几下,“所以你和队长,真的有这种关系?”

仍然陷在竟然真的跟着Steve过来了的混乱中的冬兵抿紧了嘴唇显得有些难以启齿——哦,当然了,可以理解。Tony在心里忍不住补加感叹——然后艰难地,点了点头。

尽管做好了面对事实的心理准备,但看到令人闻风丧胆的冬日战士亲自承认还是带给了众人莫大的心理冲击。

“哦,是我低估队长的行动力了。” Natasha喃喃地说着,立刻迈开步子往外走,“我得去跟后勤组Lily道歉了……”

Banner 博士深呼吸好几次,然后冷静地将震惊地张着嘴石化的Coulson特工扶走。

Clint撇嘴,“嗯,你知道的,其实对于你们的关系我们早就……早就猜到了,哦,不是什么大事,那么,祝福你。”

对于突如其来的祝福冬兵疑惑地拧起眉毛,正准备开口询问,就看到Clint突然拍起掌,“啊哈,队长!你回来了!”

先是在楼下办理手续时被Natasha意味深长面带肯定地拍肩,然后在等电梯时电梯门一开被扑出来的面容憔悴的Coulson拽着胳膊半天等不到下文,最后只得到在一边扶着Coulson的Banner 博士一个我理解你支持你的眼神,现在又莫名其妙地被Clint鼓掌欢迎的队长终于找到机会把问题问出口,“发生什么事了?”

“不,一切都好得很,好得很。” Tony哈哈笑着跟上急速出门的Clint的步伐,然后干脆利落砰地一声带上门。

更加困惑的队长只能与冬兵进行长时间的对望。

对望。

“Bucky?”Steve有点担心地看着好不容易同意搬进Stark大厦的好友,“没事吧?”

Bucky从对望中收回目光,然后扭头看向窗外,“他们问我……是不是真的拿刀子捅了你。”他抬起手想要模仿Tony的手势,粗略比划了一下还是放下了手,“我承认了。”

Steve闻言叹了口气,坐到冬兵身边手扶在对方的肩膀上,“那不是你的错。”

用心安慰Bucky的美国队长并不知道,某些消息不胫而走眨眼间就遍及了美国每一个角落,民众的揣测终于得到了喜闻乐见的官方认可。

全美国的头等大事正式更正为:帮美国队长唤起失忆恋人的记忆。 

————————————————————

TBC

评论

热度(1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