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继续无授权小作坊翻译,《问候新来的小妞》下。清水!这是一篇清水!

vixen:

史蒂夫在写任务报告(没人叫他写,不过他觉得应该存个档,万一有人问起什么的,尤其现在又是个特殊时期)的时候,巴奇把所有的婴儿用品都放进了自己房间,——现在是她的房间了,史蒂夫猜。又给孩子一次喂了牛奶之后贾维斯通知他们布鲁斯已经在楼下实验室等着了。

布鲁斯轻柔但是熟练的从巴奇手里接过孩子来检查。“她很健康。只要托尼稳定住她体内的绝境病毒,她就更健康了。不过她的新陈代谢比一般婴儿快,所以需要经常喂食。而且她睡得也比一般婴儿少,这对你们来说不是个好消息。”布鲁斯向他们微笑。“我想你们应该能理解。”

史蒂夫笑着点头。

“她重十五磅。”布鲁斯又说。“身长24英寸。估计五个月大。贾维斯你说呢?”

“这些体征对于五个月的婴儿来说很正常。”贾维斯说,“她现在已经能坐起来了。就算现在还没有翻身的迹象,不久就会开始摇摇晃晃的尝试了。”

史蒂夫有点被吓到了,看了巴奇一眼。巴奇严肃的抿着嘴点点头。

“所以没人看着的时候不要放她在摇篮以外的地方。”布鲁斯说着扫着他俩一眼,“你们已经有个摇篮了对吧?”

巴奇低下头摸摸脖子,“还有什么要做的?”

“陪她玩。跟她讲话。”布鲁斯说,“她叫什么名字?”

史蒂夫看着巴奇看着孩子。“Rikki。Rebecca Anne。”巴奇说完瞥了史蒂夫一眼。“是我妹妹的名字。”

“没错。”史蒂夫说。“你们以前关系很亲密。”最大的妹妹Becky比巴奇小一岁,比史蒂夫也小几个月;最小的Bernadette和Brigid都比Becky小了四五岁。中间的Margaret出生不久就死了。巴奇的妹妹们现在都不在了,只有几个孙子辈的孩子们住在长岛。巴奇回来之前史蒂夫一直没勇气去跟他们相认,现在就更不知道该不该这么做了。不过这件事还不急。

“Rebecca Anne Barnes。”布鲁斯说。

“Rogers。”巴奇补充道。

史蒂夫惊讶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Barnes-Rogers。大家现在都是这样做的不是吗?”

“是的。”布鲁斯说。

“她是我们俩的孩子。”巴奇坚持着,抱着孩子看着史蒂夫。

“是的。”史蒂夫表示同意,喉咙里有些哽咽。

布鲁斯警告他们不要随便上网查信息。“别看那些妈妈日志。让贾维斯帮你们删选出有效信息。”他说。“否则你们会疯掉的。”

史蒂夫想问他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不过没好意思。于是他跟布鲁斯道了谢然后离开了,一手搂着抱孩子的巴奇的腰。

他相信有了Pepper,布鲁斯和贾维斯自己就有了足够的育儿基础知识。不过他还是很紧张。巴奇跟Rikki玩的时候他搞定了摇篮把它安在巴奇的房间里。又在巴奇给孩子在鲸鱼浴盆里洗澡的时候偷偷摸摸拍了好多照片,因为她听到巴奇给她唱《By the Beautiful Sea》的时候很高兴的拍水玩。(注:By the Beautiful Sea,这是首1914年的歌,挺经典老歌风格的。)

然后他看着巴奇教他怎么给孩子换尿布穿睡衣。那小小睡衣正面是他的盾牌图案。

“我们得给她买一个巴奇熊。”史蒂夫说。

巴奇皱皱鼻子。“现在还有那玩意卖?”

“是啊。”

“哼哼。”

“贾维斯说摇篮里不能放玩具,暂时还不能放。不过她可以在醒着的时候玩。”

“没问题。你可以做个挂饰给她。或者在墙上画点小兔子什么的。”

“行啊,”史蒂夫说。“或者龙。”

巴奇笑了,“龙很酷。”

他们把孩子放进摇篮里,让房门开着。他俩的听力都超级好,不过还是每隔十五到二十分钟轮流去查看一下。“确定她还在呼吸。”巴奇低声说。史蒂夫很高兴他不是唯一一个紧张的人。

Bucky turns in early. "Less wear on the carpet," he says with a rueful smile. 

巴奇早早的上床了。“地毯磨损得太厉害了。”他苦笑着说。

 

史蒂夫看了会书才睡下的。几个小时之后婴儿的啼哭声响起的时候他睡得正酣。他猛地惊醒,心脏砰砰乱跳。这时候巴奇已经起来了,抱着孩子一边踱步一边哼《夏日》。他安下心来暗暗嘲笑自己。你真没用啊罗杰斯。他心想。不过事关巴奇他总是很紧张。

“我一放下她就哭。”巴奇很困惑,“我知道会有这种事,不过没料到她也这样。”

“来吧。”史蒂夫说着歪头示意自己的房间,“把孩子抱过来吧。”

“你确定?我睡着的时候可危险了。”

“我相信你。”史蒂夫说。不过等到三个人都在床上躺下的时候,他担心的不仅是巴奇做恶梦也许会吓醒他,而且还担心自己翻个身把孩子压死。所以他紧紧地贴在床边,给他俩留出足够的空间。

巴奇一直握着孩子的手。他俩此起彼伏的呼吸声让史蒂夫也开始困倦。这一夜没有任何噩梦或者夜啼。当史蒂夫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侧卧对着他俩,他和巴奇的身体组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括号守护着孩子。

巴奇睁开眼睛向他微笑。“嗨。”

“早。你觉得怎么样?”

“好久没睡得这么香了。你呢?”

“我也是。”史蒂夫诧异于这个事实。他一直睡眠很浅,而且相信自己对孩子发出的任何声音都没放松警惕。但是这一觉他睡得很充分,完全消除了疲劳。巴奇看上去也是。

 

*

 

星期天一般都比较安宁。史蒂夫冒着十月微凉的毛毛雨出去晨跑,结果看到一个年轻女人推着婴儿车晨跑就拦住了人家讨教折叠式婴儿车的做法。

“这样我就能带着Rikki晨跑了。”回家后他跟巴奇这么说。巴奇闻言点点头给土司涂上黄油。“你也可以一起来。”

巴奇抬头似笑非笑的看他。“也许吧。”说着转头看窗外的雨。“不下雨的时候可以。这种天气就该回床上睡回笼觉。”

“你又不会化掉。”史蒂夫说。

“我只是不想孩子感冒。”巴奇回答他。

“我相信绝境病毒能抵抗感冒。”

“那我也担心。”巴奇说。“我不想看到她长大以后因为反正能痊愈就做各种蠢事。”说着巴奇透过乱糟糟的长发看向他的视线相当恶意。

“不要像某些人一样。”

“喂。”史蒂夫抗议。就算过了七十年他还是没法辩驳这个观点。所以他只能扯开话题,“你真的打算把你的房间改成婴儿房吗?”

“现在已经是她的房间了。”巴奇说,“我是这么打算的。”

“那你呢?”

“你的房间够我俩住的。”他轻笑道。“你现在的卧室比我们的第一间公寓都大,还记得吗?”

史蒂夫都没企图掩饰自己的惊讶。巴奇很少主动提起“还记得吗”的话题。“Dikeman街上的那个?”

“是啊。”

史蒂夫微微吹一口气,“那地方真的挺小的。”

“没什么。”巴奇说,“你那会不怎么占地方。”史蒂夫愤怒的哼了一声不过被他无视了。“那儿离码头很近,走路上班很方便。”巴奇喝了一口咖啡。“话说你准备在墙上画什么伟大的壁画呢?”

“不知道。也许等我把颜料拿出来会有灵感。”

巴奇站起来,掸了掸身上的面包屑,把盘子放进水槽之后,然后拿起了疑似Rikki的婴儿椅或者摇篮的东西。史蒂夫总是没法习惯这些现代婴儿用品。“你就好好干活吧,我和Rikki小姐要去散步了。”

“你是说你要去打扰托尼了吗?”

“或者山姆。随便哪个醒了的人。”

“别惹太多麻烦。”

“既然你不在一边,我们就没问题。”

“哼哼。”史蒂夫抬起头来,一瞬间以为巴奇要亲他(他也这么希望的)。不过巴奇只是举起Rikki好让他亲亲她的额头。小孩愉快的呢喃,拍拍史蒂夫的脸。这一刻史蒂夫完全想不起之前没有她的人生是什么样的。

父子俩走了以后史蒂夫拿出自己的颜料画具开始筹划壁画问题。到午饭时候他就已经在摇篮上方画好了草稿。他准备画一些棉花糖一样的白云,发出柔和黄光的太阳,绿色的草地和一群正在玩耍的毛茸茸的棕色白色小兔子。

他给自己倒了第二杯咖啡巴奇和Rikki回来的时候。他们还把Pepper和山姆带回来了。

“CPS的社工明天会来。”Pepper开门见山的说。“我的律师已经跟他们说明了情况,所以应该会很顺利。不过你们得知道已婚夫妻更有可能收养小孩。”她瞥了一眼巴奇又对史蒂夫说,“纽约州现在允许同性恋结婚,这你们是知道的吧?”

史蒂夫叹了口气。“是的Pepper,我们知道。”他看向巴奇,“巴克?”

“你同意我就同意。”

“你不能为了领养孩子假装已婚夫妻。”山姆说。“当然领养这个事情我还是觉得很糟糕。”

“知道了。”史蒂夫回答他。

巴奇皱起眉头。“谁说要假装了?”

山姆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又要发生疯狂的事情。”他说。“我告诉你们我可不是你们的什么时髦的黑人朋友。”

“不,”史蒂夫说。“你是个有责任感的成年人,而我们俩是《Laurel and Hardy》。”(注:20-40年代的喜剧片,俩惹祸精的故事。)

巴奇大笑起来,这是史蒂夫七十年里第一次听到他大笑。“你又一次给我俩惹来了大麻烦。”

史蒂夫咧嘴笑道,“没事我相信你能搞定。”

Pepper也笑起来,但是山姆说,“这就是为什么不住在这里。你们都是疯子。”

“不,”史蒂夫反驳他。“你不住这儿因为沙朗还常驻特区,但是孩子受洗的时候你肯定得来吧?”

“我都不是天主教徒。不过我要当她教父。”山姆回答,终于也笑了起来。“现在,趁着你们还没把疯病传染给我,我先走了。”

“太晚了。”巴奇说,“你死定了。”听到这话不单单是山姆吃了一惊。因为除了第一次见面为了撕翅膀道歉之外巴奇没跟他说过几句话。他向山姆伸出手,山姆握住了。“谢谢你,哥们。谢谢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

“没问题。”山姆朝史蒂夫的方向歪歪头。“别让他惹麻烦,行吗?”

“从1926年起我就致力于此。不过不太成功。”

“再加把劲。你们现在有个孩子要照顾呢。”

他们都笑了起来,史蒂夫又一次被这么欢乐和谐的气氛震惊了,意识到这一切对他和巴奇有多重要。

山姆没有立刻就走,他被Pepper说服留下来吃午饭。他们一边吃色拉三明治一边讨论了一下对社工的策略。

 

*

 

社工星期一一清早就来了。她自我介绍说是伍德森女士。她那种“少说废话”的精干眼神让史蒂夫想起语法学校的嬷嬷们,而且她的握手强劲有力,足以吓退一般的男人。伍德森女士怀疑的打量着他俩,不时的低声哼哼,跟着他们参观了整个套房和大厦的公共区域。整个过程中巴奇负责抱孩子而史蒂夫负责解说。史蒂夫简直用尽了浑身解数,因为在以前面对权威人物都是巴奇负责哄人史蒂夫负责摆出一副诚实可靠的模样。他强调了一下大厦里的安全特色(并在句末向负责指挥员工进行大厦改造的Pepper致谢),还向她保证Rikki能获得一切钱能买到(也许买不到)的物质享受。

“这是Rikki的房间。”他说着指向原本归巴奇所有的婴儿房。兔子壁画只完成了一半,他还在窗边打了维尼熊和小猪皮杰的草图(他还没决定要不要加上跳跳虎以及袋鼠妈妈和小豆)。摇篮上方还挂着一个托尼拼拼凑凑做出来的复仇者挂饰。巴奇把自己数量极少的个人物品搬进了史蒂夫的房间。要假装结婚的话就得把细节都做好。而且婴儿用品被源源不断的运进来,已经没别的地方可放了。

“嗯……”伍德森女士眼神锐利的审查这一切。在厨房坐定之后,她从包里拿出一个马尼拉纸做的文件夹问道,“你和巴恩斯先生在一起多久了?”

“从1935年到现在。”史蒂夫说着伸手握住巴奇的手。“如果我们俩有一个是女性,就该算是事实婚姻了。”

“你知道的,纽约州的法律不承认事实婚姻。”她说。

“是的。”巴奇说,“不过没关系因为直到1938年之前这条法律都是有效的。”

伍德森女士眯起眼睛看着巴奇,不过巴奇正忙着喂Rikki所以没注意到,或者说没被她怀疑的瞪视吓到。

“我们在征兵单上把彼此列为近亲,”史蒂夫又说。“这应该算数吧。”

“而且既然同性婚姻合法了,我们准备正式登记。”巴奇说。“如果您愿意的话欢迎来观礼。”

史蒂夫希望自己听到这话时没有表露出惊讶。因为虽然巴奇只是玩笑,但在Pepper提出事实婚姻也可行之后是他俩就没认真讨论过结婚事宜(倒不是说巴奇真心想娶他他会不乐意)。另一方面,这个伍德森女士像是个挺固执的人。如果这个虚拟婚礼不邀请她她也许会制造些麻烦。

“祝贺你们。”她的语气不怎么由衷。“放心吧,我会审查你们的文件的。不过既然你是美国队长,班纳博士也告诉了我丽贝卡的特殊状况,我想我写完报告之后你们就可以开始走收养流程了。”

她站起来,史蒂夫他们也跟着站起来,再一次跟她握手。“我相信你们会很幸福,并且为孩子创造一个良好的家庭。不过很高兴你们理解我必须按规章办事。”

“当然。”史蒂夫立刻回答。

“你们很快就会得到回复的,罗杰斯队长,巴恩斯先生。日安。”

伍德森女士离开之后两人瘫倒在沙发上。巴奇把Rikki抱在肩上帮她打嗝,而史蒂夫又累又紧张好像刚与一个排的九头蛇特务打了一架。

“我们马上要有孩子了。”他终于开口了,还觉得有点茫然。

“我不想纠正你,哥们。不过我们早就有了。”巴奇说着咧开嘴笑起来。

 

*

 

Rikki就这么天衣无缝的进入了他们的生活。她躺在史蒂夫的大床中间的小小空间里,坐在晨跑时史蒂夫推的婴儿车里,或者坐在桌边抓巴奇盘子里的食物而不是乖乖喝奶。婴儿房里壁画也日趋完成,草地上的兔子,树林里的维尼熊,还有离摇篮远处墙角上的龙。托尼独家定制的玩具也在增加,他还答应等Rikki长大了就给她做一个像Dum-E一样的机器人陪她玩。(Dum-E试着跟她玩但是钳子显然不适合婴儿,所以他只能远远地跟着她,等换尿布的时候就递上毛巾和干净尿布。为此托尼还给他造了一个机器婴儿但是假装不知道这玩意怎么来的。他们管这个机器婴儿叫Babe-E。)

Rikki哭得比以前多了,还发低烧了。虽然布鲁斯发誓没什么要紧但是史蒂夫和巴奇还是吓得半死。史蒂夫本以为现代医药应该可以轻易治愈这些小毛病的比如儿童泰诺什么。这就是它们的用途不是吗?巴奇则是想起了以前史蒂夫生病的情景,一点点热度就能在几天之内升级成肺炎。

“她没得肺炎,伙计们。这都不算生病。”布鲁斯说。“她在长牙,长牙期偶尔会有体温上升。她可能有点不舒服,不过等牙齿长出来就好了.”

山姆通宵做了一个花哨的橡皮环,里面填充了某种液体。冰冻之后就能让她磨牙用。但是山姆严格嘱咐他们不能在上面涂威士忌。

“不行哥们,婴儿不能喝酒。被社工发现的话你俩就有麻烦了。”他在电话里跟史蒂夫这么说。

“我妈妈那一辈都是这么做的,我们现在也很好。”巴奇很不开心。等待磨牙棒冰冻时候他就给孩子咬自己的金属手指。

史蒂夫结束了跟希尔的汇报回到家,发现巴奇抱着Rikki在房间里跳舞,一边往她肚子上喷树莓。小孩被他惹得咯咯尖笑。好吧。他想着,感觉眼睛里有点酸胀。我们的确很好。

 

*

 

伍德森女士来访一周之后娜塔莎也来了。“总得审查一下新成员不是吗?”她狡黠一笑。坐在史蒂夫身边的巴奇身体僵硬,紧张得让Rikki都哭起来了。娜塔莎只是跟他挥挥手。“你挺忙的。”她说。“什么时候想要活动活动筋骨了就下来健身房找我。”

巴奇点点头。Rikki又在咬他的金属大拇指玩,史蒂夫到处在找那根磨牙棒。他们从来不记得要把化掉的磨牙棒放回冰箱。

克林特瞥着娜塔莎和巴奇,他的表情特别慎重。“我听说了很多有关你的事情。”

史蒂夫看了一眼娜塔莎,她耸耸肩抬起下巴。

巴奇亲了亲孩子头顶,史蒂夫知道他又在依赖婴儿的奶香味稳定自己。“是吗?我听说你射箭不错。”

“大家都说我命中率挺高的。”克林特笑得挺得意。

巴奇若有所思,“是吗……”

“我们带礼物来了。”娜塔莎翻个白眼用手肘推推克林特。

“哦没错。”克里特拿出一个包装得很漂亮的盒子递给史蒂夫。

“谢谢,你们太客气了。”史蒂夫把礼物交给Rikki,小孩的一只手对盒子一通砸。巴奇帮着她撕开包装纸,露出一只豪华的巴奇熊来。

“哇哦,自从1944年以来我还没见过这个。”巴奇说。

“我小时候也有一个。”克林特说。

“谢谢。”巴奇说。Rikki已经开始咬熊耳朵了。“它真漂亮。”

“不客气。”娜塔莎说。“先说好,我不带孩子,我也不换尿布。等她能走能说话了,我们才能一起玩。在这之前我什么都不管。”

“是的长官。”史蒂夫说着行了个半吊子军礼。娜塔莎回以中指。

 

“天啊娜塔莎,别在孩子面前做这个。”克林特说着握住她的中指,大家都笑了起来。

 

娜塔莎和克林特走了之后史蒂夫捡起那只被扔在地上的巴奇熊轻轻捏了一把。

“托尼说要做一个手臂可脱卸版本。”他说。

巴奇用锐利眼神看他。“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会给孩子买冬兵熊。”

“Pepper说残疾孩子会很喜欢。我本来想问你的,因为我不确定你的意见。”

“我没什么意见,史蒂夫。六个月之前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还想杀了你。”

“但是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史蒂夫的语气里饱含爱意。

“史蒂夫。”对于史蒂夫不在意自己的性命威胁巴奇表示严正谴责。不过史蒂夫了解他,也了解他已经取得了多大的进步。

“我相信你。”史蒂夫严肃的说。“我信任你,我知道你不会故意伤害我或者Rikki的。”他亲了亲婴儿的额头,也想亲巴奇,但不得不改成握住他的肩膀。

“我会考虑的。”巴奇回答他,史蒂夫也决定不再追问他。

 

*

 

得到伍德森女士的批准之后,他们就开始整理需要的文件准备走流程了。

“我们完蛋了。”巴奇痛苦的扔掉钢笔,结果在要填的表格上划了一道长长的蓝线。

史蒂夫也对着表格皱眉头。“我不懂为什么1943年以前的病例会有关系。”他说。他真心不想把注射血清之前得过的所有疾病一个个列出来。

“我还有当洗脑杀手的七十年呢。”巴奇说。“除了性犯罪以外每张通缉令上都有我的名字。”

史蒂夫哼笑,“娜塔莎和托尼已经搞定那些了吧。你的案底应该已经干净了。”

巴奇诧异的瞥了他一眼,“娜塔莎最近没怎么来过啊。”

史蒂夫咧嘴笑,“她不想过来带小孩。不过她答应了等Rikki长大了教她防身术。”

巴奇怀疑的挑眉。“她不相信你我能教会孩子?”

“我猜总有些女生该了解的事情吧,我们不懂的。” 

巴奇不满的嘀咕。“如果她像你的话,在进幼儿园之前就会打拳击了。所以我希望娜塔莎早点做好准备。”

史蒂夫想跟他争论但是悲哀的发现这就是事实,无可辩驳。他只得抽出另一张表格。是一张结婚申请。他很想把它塞回去。他知道他们还需要谈谈,但是还没做好准备。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准备好的那一天,但是总得要谈的。不然等结婚几年之后巴奇碰到自己的真爱就麻烦了。

巴奇伸手握住桌子对面史蒂夫的手。“你没事吧?”

“没事,我就是——,关于结婚这件事我们还需要谈谈。”他抚平表格上的褶皱,深吸一口气说。

“嗯?”巴奇的脸上显出了谨慎。

“你知道的,我只希望你幸福。”史蒂夫说。“我愿意做任何事情让你幸福,但是……”

“史蒂夫·罗杰斯,你是打算抛弃我吗?”

“这不好笑,巴奇。”

“我也没在笑,史蒂夫。我以为我们一致同意结婚是最明智的决定。”他扭过头,史蒂夫看到他紧咬的牙关。“为了Rikki。”

“你知道我希望我们是一家人。”史蒂夫说着又一次握住了巴奇的手。“我们是一家人。但是我不想你过两年遇到真爱然后后悔以前仓促结婚。”

巴奇捏捏鼻梁,不住摇头。“你以前都是这么迟钝的吗?我不记得了。我应该记得的。”

“什么?”

“我想要跟你结婚,想要跟你领养这个孩子,史蒂夫。我不知道还要怎么做才能表现得更清楚更明显。我说‘我会陪你直到最后’的时候是真心实意的。”

史蒂夫胸口一紧,有一瞬甚至忘记了要呼吸。这样一种熟悉的感觉的确是久违了。

巴奇靠过来抚摸他的后背,这也是熟悉的触感。“史蒂夫?史蒂夫,你还好吗?史蒂夫哥们,呼吸。”

史蒂夫深吸了一口气说,“我……是的,巴奇。不过你从没说起过。你每个礼拜都交新女朋友。你从来不多看哪个男人一眼,也不看我。”

“我曾经试着跟码头上几个家伙交往过,只是试验。”巴奇摇头说。“我不想让你知道。我不敢看你,因为怕被你发现。我不想被你讨厌。”

“你怎么会认为我讨厌你?我们有过同性恋朋友,巴克。就算第八街的男孩子总是说我是同性恋而揍我,我也从来没有觉得他们恶心。”

“好吧。不过‘Arnie和他的小伙伴’是一回事,跟你同住的人老是盯着你的屁股看是另一回事。我很害怕。直到看到博物馆那些电影我才意识到我没法逃过镜头。我逃不掉,但是也没关系,因为你看我的眼神,我真怕我以前没有注意到。上帝啊,史蒂夫,你那样看着我……”巴奇吞咽了一下再次摇头。“我想要回那些。虽然不记得了但是我知道那是我的,我要拿回来。这就是为什么我出现在你家门口。”他把手放在史蒂夫的脖子上,拇指摩挲着那块皮肤让史蒂夫感到战栗。“现在你也用同样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但是我很自私,我想在你变聪明改变主意之前把你占为己有。”

“我还是笨得很呢。”史蒂夫的嗓音有些沙哑。“估计也聪明不了了。”他也学巴奇的样子按住他的后颈把他拉过来,两人额头贴着额头。“直到最后。”他说,然后他们接吻了。

巴奇的嘴唇温暖柔软,让史蒂夫有一瞬的迷失。巴奇坐在他身上,两人互相依偎着亲吻彼此。史蒂夫觉得单靠这个吻他就能幸福一生。他脱掉了巴奇的上衣,巴奇的手也落在了牛仔裤拉链上了。但是Rikki哭了。

巴奇的嘴唇离开他的时候史蒂夫发出不悦的抱怨声。巴奇轻笑着在他头顶印下一吻,然后抱起了Rikki。

“来吧,”他朝卧室示意,“我们到床上去。”

 

*

 

一家三口在感恩节的周末去了趟特区,跟山姆和沙朗享受了一顿火鸡大餐。然后史蒂夫带着他俩去看佩吉。佩吉的记忆比上次还模糊,不过当史蒂夫告诉她婚讯的时候她握着史蒂夫的手祝福他们。那天落泪的不只是Rikki。

他们把定在除夕的婚礼策划交给了Pepper。史蒂夫只要求亲自挑选戒指,以便把“直到最后”刻在了戒指内圈。他们当真邀请了伍德森女士,她戴着史蒂夫解冻以来见过的最花哨的帽子出现了。山姆作为史蒂夫的伴郎,而娜塔莎是巴奇的傧相(“我告诉你们我不会当孩子教母的。”她答应当傧相之前这么说。没问题,因为他们本来就打算找Pepper当教母来着。)婚礼那天是史蒂夫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天,搞得后来结婚的夫妇很有压力。

圣诞节之后,托尔和他的女朋友一阵风似的赶到(当然不是真的旋风)。托尼和布鲁斯拐走了简去聊科学家的话题,托尔和Rikki则一见如故的玩到了一起。

“汝女之手强健有力,肺活量甚佳。”他愉快的把孩子高高抛起。(一边的巴奇看上去快要暴走了,不过史蒂夫内心还是很相信他的。当然他如果能再小心一点就更好了。)“她会长成强大的战士接过汝之名号和盾牌。恶人见之即颤抖。”

“谢谢。”巴奇看上去还是有点紧张。“我也这么觉得。”

“孩子即福祉。”托尔说。“吾也为汝高兴,吾友。”

“谢谢。”史蒂夫拍拍托尔的肩膀,两人相视而笑。史蒂夫接过女儿。虽然他还是不太会抱孩子,但是他不想女儿再被扔上扔下了。

一月过得挺低迷。一场暴雪把整个城市与外界隔绝开来。托尼说服了他们开始稳定绝境病毒。一根有Rikki手臂那么长的针管扎进她皮肤的时候,史蒂夫不得不扭过头去。而巴奇非常用力捏住他的手以致他的手都发白了。不过Rikki还是挺了过来。从此以后她再打嗝就不会酿成火灾了。

他们不知道她的出生日,所以只能在正式收养书上写下六月一号,因为那是巴奇回来的日子。那天巴奇站在他家门口,希望能恢复一些旧记忆,想起自己。史蒂夫喜欢这样一种对称感。

巴奇仍然有很糟糕的日子,或者是晚上,常见的诱因是熬夜带孩子或者史蒂夫又去出任务了。他答应成为复联的后备成员(为了保护史蒂夫他说,不过史蒂夫的理解跟他不太一样),只要有人帮忙看孩子。不过大多数时候他还是个全职爸爸,他们俩对此也没什么异议。他还没决定巴奇熊的新样板。不过去了一次Bellevue的儿童医院之后他同意了制作新的款式。史蒂夫表示非常满意。

雨天早上史蒂夫会起床把女儿放回摇篮。Rikki一般会哼哼几声继续睡觉。然后史蒂夫不是出发去晨跑而是回到床上用早安吻叫醒自己的伴侣。

这并不是他最初想要的生活,也不是他冰冻前后所想的。但是他觉得这样挺适合他。看着巴奇和Rikki,还有所有的朋友,他们的大家庭,史蒂夫觉得他想象不出比这更美好的事情了。

 

 

注:

除非例外,一般天主教不允许非天主教徒当孩子的教父。不过也许他们能找到一个善良的神父为美国队长网开一面。

 

 

 

翻译的文盲:

这文真是超级治愈(除了没有肉)。作者姑娘简直是圣母化身的给迷妹们描述了某个平行世界里老冰棍们可能拥有最美好最幸福最被粉红玫瑰包围的生活。翻译的时候都是满心的愉悦轻松。所以希望多点人能看到这篇文能喜欢。翻译的家伙比较文盲,翻得很干瘪。而且用词抽风得很,某些词汇太出戏的话请谅解。

这文就作为预祝欢庆明天武汉群P大会顺利召开的贺礼好了。

祝我明天玩的愉快!!

评论

热度(97)

  1. 黑发猫妖vixe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