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无授权小作坊暗搓搓翻译。《跟新来的褐发小妞问个好~》(什么鬼标题

vixen:

盾冬包子生日快乐Greetings to the New Brunette

victoria_p (musesfool)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60890

 

梗概

“你说他应该培养一个爱好,会有帮助。”

“我是说编织或者收藏硬币之类的爱好。摩托车越野赛也行,如果他觉得暴躁的话。养小孩可不是爱好,这是一辈子的重大责任。”

 

 

“今天上午有个任务需要您的参加,先生。”贾维斯说话的时候史蒂夫正在刮胡子。

史蒂夫叹了口气。“为什么坏人们周末都不休息呢?”

“我也不理解,先生。”史蒂夫穿上制服而不是牛仔裤,然后轻叩巴奇紧闭的房门。

“我要出去了。”他说。“咖啡壶里有咖啡,料理台上放着百吉饼。”

巴奇没回答。史蒂夫任务出发前他从不回话,甚至连一句寒暄的“别害死自己”都不说。史蒂夫知道时间还太短,但是他还是希望……好吧连山姆都告诉他要耐心,巴奇肯出现就是一大进步了。史蒂夫懂那些道理,真的。但只是他从来不具备耐心这一优点,他也不喜欢坐在场边袖手旁观巴奇独立战斗,虽然搏斗对象只是他脑内的那些幽灵鬼怪。

“我晚上就会回来。如果需要什么就告诉贾维斯好了。”

直到走到电梯口他才听到了一句含含糊糊的“知道了。”

就短短三个字,不过史蒂夫也满足了。

 

“德拉华的AIM实验室,”托尼在飞机上说。“所以我们也许会遭遇几个绝境战士之类的家伙。”

“很好。”史蒂夫伐开心的说。关于绝境战士还有些问题没解决,比如一不小心就会爆炸或者有时候会喷火。这让史蒂夫觉得毛骨悚然,就像当年施密特剥下面皮露出他的红枣脸一样。

“是啊。”托尼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史蒂夫觉得这事对他来说再简单不过了,因为他最清楚怎样才能帮助他们。这些改造人中很多都是被强迫的,被当成实验体,——史蒂夫拒绝想起很多年前被捆在左拉实验台上的巴奇。——就算是那些也许是自愿的士兵大概也不知道自己会遭遇些什么(对此史蒂夫深表同情)。但是最终他们都会被关起来,或者说如果神盾局还在的话会把他们关起来。现在,除了军方会在某个时刻介入之外他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他们总是这样的。

史蒂夫不确定他们有什么司法权或者其他什么权利这么做,不过每次需要复仇者的时候他都会穿上制服迎接战斗。因为他知道警方无法应付那些注射过什么或者神经改造过的超级战士。那些玩意一生气就会爆炸。而且帮助民众对他来说依然比遵守法律条文更重要。如果有人企图为这个逮捕他,他确定Pepper会带着一整队律师飞速赶来。这么想大概有点愤世嫉俗,不过他很清楚有钱人违法不算什么。世道一直是这样的。

“山姆和罗迪在那里等我们。”托尼无视他的坏脾气继续说。他这话回答了史蒂夫刚才有关司法权的问题。因为罗迪还是有一些权利的,他的在场就是合法性,或者至少能帮他们马马虎虎的善后。虽然过了七十年,军方的办事风格还是不变的。“我们四个应该能搞定。最好这样,因为布鲁斯在休斯敦,而Pepper正飞往新加坡。”

他没问娜塔莎或克林特在哪里。他有时候会收到娜塔莎的明信片或者短信,但是现在他俩行踪不明。史蒂夫也不能怪他们。他知道托尔在伦敦,但是这次任务应该不会需要他。

现在也不需要。AIM可能在炮制自己的超级战士,但是大多数员工还是科研人员,他们不会还手。托尼和罗迪负责把他们关起来而由山姆和史蒂夫负责搜查整个大楼。自从他和山姆发现了九头蛇在华盛顿的据点之后史蒂夫就不断梦见巴奇被绑在轮床上。所以他不需要想象也知道这种地方会发生什么。

他们发现了三个年轻男人和一个女人,都是眼神空洞形容消瘦,一看就是饱经实验折磨。山姆小心的带着他们走出牢房。然后史蒂夫听到了什么。

“那是什么?”

山姆回头看着他。就算带着护目镜史蒂夫也能看到他困惑的神情。“什么什么?”

史蒂夫又凝神倾听,声音更响了,好像是……“那个!”他没等山姆回答就跑了出去,穿过迷宫一样的各种笼子,停在了最后一只笼子门口。里面仰卧着一个死去的女人,两眼圆睁。不过趴在她身上的婴儿还在虚弱的哭泣,两只小拳头已经挣脱了襁褓在空中挥舞。史蒂夫检查了一下女人的脉搏,已经停止跳动了。他收起了她胸前的狗牌,把孩子抱在怀里,——婴儿发出了软软的嘤咛然后就不哭了。史蒂夫抱着他往楼外走。

史蒂夫听到了救护车的警报,山姆在远处核查被释放的囚犯,托尼和罗迪忙着把科研人员铐起来。急救队到了,山姆给他们让路,大家都回到了飞机上。

“罗迪负责当地的法律程序。”托尼说着在驾驶面板前坐下。“他比我合适。”

“嗯。”史蒂夫说。怀里的婴儿已经睡着了,他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

“你没事吧?”山姆一边给自己系安全带一边问。

“嗯。”史蒂夫还是那个单音节。他坐下来试图不要吵醒孩子的同时给自己单手扣安全带。做不到。“帮个忙?”

山姆心不在焉的伸头过来看他然后恍然大悟。“这孩子是哪儿来的?”

“孩子?什么孩子?”托尼问。

“史蒂夫抱着的孩子。”山姆回答他。

“它本来在牢房里的,”史蒂夫说着换一下重心方便山姆给他扣安全带。“旁边有个女人不过死了。”

“你听到的就是它啊。”山姆说。

“对,它在哭。”史蒂夫伸手去拿口袋里的狗牌。“这是那女人的。”

婴儿又开始哭了。托尼说,“不要小孩!我不带小孩!我还在开飞机呢!”

史蒂夫看着山姆,山姆大笑起来。“别看我哥们。我换过尿布,不过这个孩子是你的。”

“小孩都不喜欢我。”史蒂夫忧伤的说。

“他们只是没受过美国队长的教导而已。”托尼说。

“哼。”

“就把它包包好。”山姆说。“还有十分钟就回大厦了。到时候再换吧。”

“没错。”托尼也应声附和。“贾维斯知道该怎么做。”

史蒂夫探口气把孩子换到左手,试图让他安静下来。不过孩子一路哭个不停。

 

*

 

一下飞机托尼和山姆就神秘的消失了,所以史蒂夫不得不把婴儿带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把孩子放在卧室床上,脱掉了手套和制服上衣。婴儿哭得越来越响亮,他开始头疼了。尿布揭到一半的时候巴奇破门而入,眼睛瞪得史无前例的大非常紧张,不过还好不是冬兵模式。他这样子就然史蒂夫想起他以前病得很严重医生说已经无药可救的时候。

“你特么在干什么?”他就像以前一样责问他。他的嗓子有点沙,因为很久不说话了。史蒂夫基本用一只手就能数出来上礼拜他跟自己说的字数。

“给它换尿布呢。她。”史蒂夫掀开尿布的时候修正自己。闻到臭味的时候不觉得皱皱鼻子。一直裹着这么一块尿布怪不得她要哭。

“你不知道怎么换是吧?”

史蒂夫怀疑的抬起头。“你知道?”

巴奇咕哝了一句走了出去。史蒂夫听到他拧开浴室水龙头,然后拿了一块热水打湿的毛巾回来了。他又从衣柜最上面的抽屉里拿出史蒂夫从来没穿过的钢铁侠T恤放在一边。

“学着点。”巴奇擦干净孩子的屁股,把T恤折成简易尿布,用别针固定住。史蒂夫不知道自己家里还有别针。大概是杀手的秘密武器吧。

巴奇换完尿布之后,把停止哭泣的孩子抱起来,抚摸着她的深色卷发,把她交还给史蒂夫。

史蒂夫往后退了一步。

“小孩子都不喜欢我。”

巴奇哼笑了一声。“为什么这么想?”

“当年巡回表演的时候,大家都会把孩子塞给我,他们没有不哭的。”

“当然啊,你妈把你交给一个都不知道怎么抱你的陌生人,而且你头顶上灯泡还一闪一闪的,你会不哭?”

“我……你怎么会换尿布的?”

巴奇用婴儿没靠着那边肩膀耸肩,“我有好几个妹妹不是吗?”

“是啊。”史蒂夫说。“对。你有妹妹。”巴奇有三个小妹妹,还有一个没活过一岁。史蒂夫跟着巴奇走进厨房。“你还记得?”

巴奇又耸耸肩。“我记得她们一直哭。”他在狭小的厨房里走来走去,步子里还带着点颠跳。“不过你不会再哭了,对吗宝贝儿?你只是肚子饿了。”他打开冰箱然后皱起眉头。“我们还有牛奶吗?”

“对不起巴恩斯中士,罗杰斯队长。”巴奇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缩,然后颠了一下来掩饰自己。史蒂夫看出来了不过他什么都没说。其实他自己也没习惯贾维斯的存在。“现代的婴儿哺乳更倾向于在没有母奶的时候使用商业配方奶而不是牛奶或者炼乳。”贾维斯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我已经擅自主张帮你们订了一些配方奶。大约二十分钟之后送到。”

“谢谢你,贾维斯。”史蒂夫说完转头看向巴奇,“配方奶?”

巴奇摇摇头。“我跟你一样一无所知。”他把自己的金属拇指放到婴儿嘴边。“我们去问问你那些超级英雄朋友吧。”

结果发现他们知道的也不多。史蒂夫估计托尼对育儿是一窍不通的。果然没错。

“为什么你家小孩用我的脸当尿布?”托尼一边修山姆的翅膀一边质问他们。“你就不能用蝙蝠侠T恤吗?”

“第一,这不是我家的小孩。第二,巴奇很喜欢我的蝙蝠侠T恤。”史蒂夫回答他。

“第三,小孩不准进我的工作间。”托尼接他的话茬。“你除外,笨笨。”笨笨跟在巴奇身后绕着房间转,一边发出叽叽喳喳的声音。

山姆也没预料的那么给力。当他被问到,或者说被史蒂夫包含恐惧的声音和巴奇的威吓姿态盘问到婴儿配方奶的时候,他的回答仅仅是“对啊有很多种配方奶,因为有的婴儿会过敏。不过我觉得现在还是流行母乳喂养的。”

“我以为你有侄子侄女。”史蒂夫挺严厉的控诉他。

“我是最酷的叔叔。”山姆回答。“我带着玩具出现,我陪他们玩会游戏,让他们爱吃啥吃啥,等到他们太兴奋或者不开心了我就回家。”他咧开嘴朝史蒂夫顽劣的一笑,史蒂夫也回以微笑。

“为什么会过敏?”巴奇问他。

"Lactose intolerant babies?" Tony says at the same time, but Steve ignores him. "Talk about ironic."

“乳糖不耐症?”托尼同时说话但是被史蒂夫无视了。

“大约每一百个婴儿中会有两到三个对牛奶蛋白过敏,也有少部分婴儿有牛奶不耐症,其症状类似于成年人的乳糖不耐症。”贾维斯插嘴道。“而且牛奶蛋白过敏的婴儿中也有百分之一对大豆配方奶中的大豆蛋白过敏。”

巴奇向史蒂夫做了一个“大豆?”的口型。史蒂夫耸耸肩。他也不习惯豆奶。牛奶怎么能从大豆里出来呢。

“所以我擅订购订了一种高水解的配方奶。”贾维斯继续说。“就算婴儿过敏或者不耐也会很安全。这种配方奶比较贵,不过也是一种更明智的选择。”史蒂夫不知道一个人工智能是怎么在语气里表现出抱歉的,不过他现在管不到这么多了。

“谢谢,贾维斯。这样很好。我们还负担得起。”史蒂夫这话自己都不信,不过他更不能相信的是现在的物价。人们现在一周内花的钱足够以前他和巴奇过好几个月的。

“就算你负担不起也没关系。”托尼说着歪头做个鬼脸。他最不喜欢(写作)别人(念作)史蒂夫不让他买东西送他。

“配方奶已经送来了。”幸亏贾维斯抢在史蒂夫回答之前说话。否则他真不知道要怎么回应托尼这种过分的慷慨。“波茨女士和霍根先生也来了。”

他们到达顶楼的时候,Pepper,——身后站着托尼的司机,——正在指挥一个保安用手推车把一盒一盒写着Alimentum的东西运出货梯。他身后跟着好几个同样推着手推车的保安。

“我猜你们还需要配方奶以外的一些东西。”Pepper说着亲了一下托尼的面颊。“请你把这些都送到罗杰斯队长的厨房里去,Happy会给你带路的。”

史蒂夫盯着那些正在撤出自己视线的箱子说,“这还真是挺多的‘一些东西’。”

“尤其是CPS马上就要来接孩子了。”山姆说着看了下史蒂夫的脸。“你有打电话给CPS吧?”

史蒂夫回他,“没有?”他本来想回答得更确定一点的。

与此同时巴奇开口问道,“CPS是什么?”大家一起吃惊的转头看他,好像都忘了他的存在。婴儿的手紧紧的抓着巴奇的马尾巴,看上去挺高兴的。

“儿童保护组织。”山姆说。“他们会带走孩子,找出它的……”

“她。”巴奇打断他。

山姆点点头。“找出她的家人。”

“如果她没有家人呢?”史蒂夫问。

“那就进领养机构。”

“不行。”

“巴奇,”

“我们不能把孩子送进孤儿院,史蒂夫。”

史蒂夫想起孤儿院和弃儿们,一个个瘦小苍白,穿着一代代传下来的破烂衣服。他记得自己曾经害怕妈妈被传染什么病死掉然后他就会被送去孤儿院。他也记得巴奇跟他拼命保证巴恩斯家一定会第一个收养他。在他妈妈死掉之后巴恩斯家也的确这么做了,虽然史蒂夫已经大到不适合进孤儿院。

“不是孤儿院。”山姆说的话一点不令人信服。“婴儿会比大孩子更容易被收养。”

“那么我们来收养她。”巴奇咬紧牙关挑衅般的说。他看着史蒂夫,不过史蒂夫觉得这个主意很糟。他不知道怎么养小孩,而巴奇没有哪个晚上不在睡梦中掐他脖子的。不过这孩子也是他回来之后感兴趣的第一件东西,史蒂夫没法拒绝他。倒不是说以前他没拒绝过真心对他提出要求的巴奇,但是现在给巴奇他想要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看情况吧。”他这么回答。“孩子不是饿了吗?”巴奇嘀咕着向厨房大步走去。史蒂夫把视线转向Pepper,“你怎么看?”

“我觉得,如果你们决定要收养孩子的话我们得给你们找个律师。”她说。“不过不需要马上做决定。我可以让某个人通知社保局你们之前救下了一个孩子,暂时由你负责照顾。”

“好的。”史蒂夫说。“太好了,谢谢你。”

“不客气。”Pepper回他一个温暖的微笑,挽着托尼的手走开了。史蒂夫能听到托尼说,“别乱出主意,Pep。”然后听到Pepper在电梯门关上前的大笑。

他看向山姆,深吸了一口气。“你说过巴奇需要培养一个爱好,这会对他有帮助。”

“我是说编织或者收藏硬币之类的爱好。摩托车越野赛也行,如果他觉得暴躁的话。养小孩可不是爱好,这是一辈子的重大责任。”山姆大笑着摇摇头。“简直不敢相信这话还需要说。”

史蒂夫无视他的回答继续自说自话。“你也说过养个什么东西会很有益。”

“我是说植物!那种不会被养死的仙人球什么的!或者一只狗,能帮助治疗PTSD的那种。不是小孩!”

“我们也会养条狗。小孩和狗都养。小孩应该有只狗。我以前一直想要一只狗。”

“是吗?”山姆像看蛇精病一样看着他。也许他真的蛇精了。

“是啊。不过我对狗过敏。所以就算养得起也没可能。”

“你那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的童年真是令人心碎,史蒂夫。不过别跑题。收养孩子这种事你不能草率。”

“我知道,我只是……你刚才看到没?巴奇他就像以前一样。”

“我看到了。但是史蒂夫,你很清楚我也希望巴恩斯能恢复,但是孩子的幸福也一样重要。也得有人考虑到她的最大利益。”

“她有巴奇了。”史蒂夫固执的说。“也就是说,也有了我。”

山姆举手投降。“等你再考虑一下我们再谈吧。我相信你也知道这不是个好主意。”

“没错。”史蒂夫回答。“不过我有些最好的主意其实糟透了。”

“是的是的。”山姆说。“不过这肯定是最糟的一个。”

“哈,这都算不上前五。”山姆闻言扬起眉毛。史蒂夫数着自己的手指说。“同意打血清,擅离职守独自冲进九头蛇基地,用盾牌对抗纳粹和外星人,跟巴奇对打的时候扔掉盾牌,还有你亲眼见过我不带降落伞就跳下大楼和航母,不止一次。”

山姆哼笑着摇头,“我不会帮她换尿布的。”

“当然不用。”史蒂夫说,“你是最酷的叔叔。”

“必须的。不过要是托尼是另一个最酷的叔叔,那我就得加筹码了。”

史蒂夫拍拍他的肩膀。“好的,现在我得去看看巴奇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希望你俩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山姆喃喃地说。史蒂夫假装没听到。

 

*

 

巴奇站在水池边,一手冲洗一只塑料奶瓶另一手抱着孩子。他关掉水龙头看着史蒂夫。”手伸过来。“史蒂夫听话的伸出手。巴奇让他掌心朝上然后往他手腕上滴了几滴配方奶。“够温吗?”

史蒂夫耸耸肩,“我怎么知道?”

巴奇咕哝着把孩子塞给他好亲自测试牛奶的温度。史蒂夫不知道自己和婴儿的抗议哪个更大声。他用两只手紧紧地抓住孩子,生怕把她掉到地上。

“别抱这么紧。”巴奇说着,接过孩子放在右手臂弯里,然后把奶瓶放到她嘴边。婴儿马上开始吮吸起来。两人如释重负。巴奇坐下来鼻尖凑近婴儿的头顶。史蒂夫能听见他吸气。“婴儿的味道。真不可思议。”

史蒂夫也凑过来,蹭蹭婴儿的深色卷发。他闻到了肥皂,爽身粉和乳液的味道,觉得胸口一紧。“这就是婴儿的味道?”

巴奇邪魅一笑,“没错。”

史蒂夫靠着椅背,看着孩子吃得起劲。巴奇低声对她说着慢点吃孩子别呛着什么的,让史蒂夫想起他俩小的时候巴奇也经常这么对自己说话。他会让自己靠着枕头坐起来,看着自己喝汤或者吃冰淇淋,具体吃什么得看季节和病症。

巴奇把奶瓶放回桌上的时候婴儿发出了满足的呢喃声。他把婴儿竖直的抱起来,开始轻拍她的后背。史蒂夫见过别人这么做,知道其中的意图。不过他自己从没试过,也没认真留意其中窍门。

这不太好玩。他知道巴奇抱着孩子的时候他俩是没法进行严肃对话的,所以他站起身打算走。小孩突然发出了有她三倍体积的人才会发出的响亮饱嗝。不过这不算什么,因为打嗝的同时她还喷出了一簇火焰,把巴奇的T恤给点着了。巴奇不得不把她塞给史蒂夫,用金属手臂拍灭火焰。

“哈,”他有点得意,“我看谁还敢收养她。”他迎上史蒂夫的视线笑道,“我们的宝宝会喷火。”

史蒂夫没料到“我们的宝宝”这个词威慑力这么大。他好像被打了一拳,积极意义上的那种。不过他也被喷火技能镇住了。“贾维斯,你能让波茨女士来一下吗?”

“好的,队长。”

 

*

 

“会喷火的婴儿,”托尼兴奋得两眼圆睁。他怎么可能错过这种好事。

“我知道。”巴奇骄傲的样子就好像这事跟他有关似的。

“你们都疯了。”山姆说。史蒂夫要求他也到场,因为他和Pepper似乎是这幢楼里唯二有责任心的成年人。史蒂夫希望自己也是个有责任心的成年人,不过过去的历史没能为他证明。

“所以你推测他们给孩子打了绝境病毒?”托尼问。

“很有可能。”史蒂夫说。“什么人会用婴儿做实验?”

“死人,要我说的话。”巴奇回答道。

“我能照顾好她。Pep,她就像小Pep。我们能收养她吗?”

“你不想要正常的孩子却想要一个会喷火的婴儿?”Pepper挖苦他。

托尼满怀希望的看着她。“你肯定也是这样的。”

“没错。”

“疯了。”山姆又自言自语。

“我不负责换尿布。或者帮她打嗝。”他挥舞着螺丝起子指向孩子。“或者任何有关抱或者管孩子,小Pep,的事情。尤其事关体液的时候。”

“我们不打算叫她小Pep,”巴奇说着看向Pepper,“无意冒犯。”

“没事。不过如果你想当个合格的养父你就不能去追杀AIM的科研人员。”

“但是……”

“没有但是。如果下次复仇者再碰到AIM我们可以重新讨论这个问题。但是现在,不准节外生枝。”Pepper此刻异乎寻常的严厉。

巴奇面露愧色。“是的,长官。谢谢你,长官。”

(后来两人独处时巴奇对史蒂夫说,“现在我知道了她是怎么经营整个公司还管住史塔克的。她真是个非凡的女人。”史蒂夫不得不点头表示赞同。)

史蒂夫看着山姆说,“你得承认这改变了很多事情。”

“是啊,”山姆说,“不过我之前说的话还是对的。”

巴奇看看山姆又看看史蒂夫。史蒂夫说,“我们以后再谈,巴克。你为什么不让孩子睡个午觉呢?”

“布鲁斯晚饭前就回来。”Pepper说。“他会给孩子做检查确保她没其他什么神奇技能。不过现在我觉得午睡是个好主意。”但是她看着他们的眼神表示,她指的不仅仅是孩子。

“好吧。”史蒂夫答应了一声,在巴奇表示反对之前带着他和孩子回到自己的房间。

巴奇看着被送来的小山一样的东西,嘀咕道,“艹。”他又一次把孩子交给史蒂夫。虽然孩子暖暖的又很困倦,史蒂夫还是没习惯抱着她。不过她的味道让史蒂夫安下心来。巴奇在盒子堆里翻找可能是摇篮的东西,不过最终还是放弃的去了卧室。他拿来一个衣柜抽屉,里面垫了块毛巾作为床垫。

“不错吧?”他得意洋洋的笑着说。

“很好,巴克。的确不错。”

“好了,把她放进去吧。”巴奇指挥道。

“国家儿童健康人类发展学院建议婴儿仰卧以降低婴儿猝死综合征的几率。”贾维斯说。

史蒂夫依他的话做了。

她睡着之后,史蒂夫给自己弄了个三明治,而巴奇开始整理盒子堆。除了配方奶还有一包包的尿布和湿巾,各种裤裆有子母扣的小T恤,还有个鲸鱼形状的小浴盆。

“我没疯。”巴奇突然开口,在史蒂夫身边坐下。“至少没比早上你离开时更疯狂。说不定还变理智一点了。”

史蒂夫有点疑虑的笑了笑,“怎么了?”

“现在我有事情做了。有了个需要我的人。有个孩子需要喂奶和换尿布我就不会整天无所事事罪恶感爆棚了。”

“我需要你。”史蒂夫立刻回答他。这是真的。他不知道如果再次失去巴奇他会怎么样。他甚至不愿去想这个问题。

巴奇摇摇头。“不,你不需要我了,不像以前那样了。”

“巴奇。”史蒂夫不知道自己是在责备他还是恳求他。大概两者都有吧。

“不,我是说,我不是……我早就习惯了你,”巴奇朝史蒂夫做手势。“现在这个样子。我简直不敢相信五分钟之前我还在求你不要干蠢事,五分钟后你就签了小白鼠同意书。不过我很高兴,史蒂夫。你知道吧?我一直以来都希望好事会发生在你身上,让每个人都了解我所知道的你。”

“是的,我知道。”史蒂夫伸手握住巴奇的手腕,感受到他稳健的脉搏。到现在为止他仍需不时提醒自己这一切都是真的,巴奇回来了。在过去几个月里巴奇很多次避开他的身体接触,不过这次他没躲开。虽然这么做很自私,但是就为了这个史蒂夫也要留下孩子。

“但是这个孩子,她,给我了机会做一些,”巴奇做个鬼脸,“杀人以外的事情。我擅长的事情。我以前很擅长照顾你对吧,史蒂夫?”

“对,你做得可好了。”史蒂夫想要靠过去用亲吻化解巴奇脸上的疑惑,告诉他自己有多需要他。但是他们以前没有这么做过。虽然史蒂夫很想。现在,他不想自己的爱被巴奇当笑话付之一笑,或者再糟一点,觉得自己只是出于同情。的确巴奇一直在照顾他,小时候,长大以后,还有战场上。他一直依赖着巴奇,直到失去他。

“所以下回山姆说我需要培养爱好的时候你就这么告诉他。”巴奇站起来走进卧室。史蒂夫想说你自己去告诉他吧,不过没来得及。

 

评论

热度(108)

  1. 黑发猫妖vixen 转载了此文字